你的位置:化石网 >> 专家学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文艺范的古生物学家——苗德岁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来源: 化石网 网站编辑:化石猎人
热度61票 浏览22次 时间:2018年12月31日 09:57
文艺范的古生物学家——苗德岁

文艺范的古生物学家——苗德岁

(化石网报道)据齐鲁晚报(徐静):在不久前举办的首届“中国自然好书奖”评选中,苗德岁的《给孩子的生命简史》以“年度童书奖”荣居十大好书之列。他的身份,A面是研究古脊椎动物的留美学者,B面则是在花甲之年迈入童书写作的作家。5年间,苗德岁的《物种起源少儿彩绘版》《天演论少儿彩绘版》》《给孩子的生命简史》接连出版。

好书带路,苗德岁开始被人关注:他是第一位获得北美古脊椎动物学会罗美尔奖的亚洲学者,现供职于美国堪萨斯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暨生物多样性研究所,自1996年至今任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客座研究员。这位被贴上“文艺范”标签的古生物学家说,之所以努力写作,“是想让青少年读者认识到,科学不是冰冷的知识,它同样具有文艺的一面,即想象力与诗性”。

苗德岁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安徽一个小县城,父亲是旧式文人,苗德岁小时候读的书,大多是家中的古文、古诗词之类的藏书。他曾回忆道:“我自小就喜欢读书,经常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以至于到了吃饭的辰光,母亲叫上好几遍,桌上的饭菜都凉了,我却还抱着书不放;由于父亲也常常如此,母亲便说我们,父亲却不紧不慢地回道‘半山绝句当早餐’嘛”。

“文革”期间,在地质队工作的他赶上招收工农兵大学生的机会,以镇江地区第一名的成绩,被南京大学地质系录取。在1978年“文革”后首次研究生招考中,苗德岁考上了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研究生,成为被称为“中国恐龙研究之父”的周明镇先生的研究生。

研究生的这段时光,给苗德岁带来的不仅是严谨的学术培养,更有对他文学的滋养。因为导师周明镇不仅是古生物学界的泰斗,还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老文青”,周先生和金庸是好友,因为夫人柴梅尘与巴金夫人萧珊是闺蜜,所以与巴金一家也关系亲密。在这样一个“文艺”导师的影响下,苗德岁在文理兼修的道路上越走越深。

1982年,在导师周明镇的力荐下,苗德岁到美国攻读博士学位。学校规定博士生在所有课程之外必须通过一项“研究工具”的考试,在那个电脑尚不普及的年代,“研究工具”便是第二外语。导师打消了苗德岁想学法语的念头,认为他不如把英文加强,特别申请将中文当做了他的“研究工具”,学校要求苗德岁的英文必须达到母语的水平。为了获得这个证明,苗德岁同时上了英文系的课。于是,从莎士比亚到各种英美文学以及写作,苗德岁学了个遍,最后以作文A分的高成绩证明了他的英文已经是母语水平。

苗德岁的博士论文完成之后,立刻接连获得业界多个大奖,他的论文在次年以专著的形式得以出版,这是非常罕见的事。然而他却因此受了一次“刺激”:在导师特意为庆祝他的专著出版举办的聚会上,导师右手拿着书,感叹地对大家说:“这么漂亮的研究、如此优美的文字(出自一个母语非英语的人之手),但读它的人,全世界不会超过‘一打’。”

“从那时起,我就想为更多的人写书。”科研工作紧张,直到苗德岁临近退休,这项事业才真正开启。“说实话,不管是中文还是英文,我看到有趣的东西,想到有些人不能读其中的一种语言,就有一种‘技痒’的冲动,就会中英互译,只是好玩,不求发表。”由于苗德岁特殊的经历(中文是母语,但一生中使用英语的时间多于中文)、业余爱好(对中、英文文字的咬文嚼字)以及专业背景(生物学),翻译《物种起源》便具备了一些得天独厚的条件。只不过,最初编辑找苗德岁,是重译《物种起源》这本科学经典,少儿版则是其“副产品”,没想到后来他在少儿科普的路上会越走越远。

苗德岁清楚记得,2012年4月他完成了《物种起源》译稿,回国工作访问时,国家动物博物馆邀请他做关于《物种起源》的公众演讲,当天来了很多热爱自然科学的小朋友,其中,有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提了个问题。“苗教授您今天讲得非常好,可惜有些东西,我们听来不完全懂,能不能给小朋友写一本书?”苗德岁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孩子对这些枯燥的内容感兴趣,于是,立马就答应了。“一定要给孩子们写本有关古生物的科普书籍。”

结果,《物种起源少儿彩绘版》《天演论少儿彩绘版》》《给孩子的生命简史》在几年间接连出版。今年苗德岁又完成了《自然史少儿彩绘版》的书稿,他特别认同布封的说法:“孩子最初的智慧火花、兴趣萌芽以及后来的发展,是大自然赋予他们的天赋。因此,哪怕让他们自小学一丁点儿自然史,也会提高他们的思维能力和科学兴趣,使他们掌握一般人司空见惯却又不甚了了的事物。”

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苗德岁已经出版和完成的科普书籍,完成得非常艰难:2014年年底,苗德岁因为中风,左半边身体失去行动能力,尽管积极治疗后已能够行走,但左手至今无法恢复。仅靠着右手,他在键盘上敲出了多部书稿以及多篇文章。而这艰难的写作却被苗德岁称为日常生活与精神上的寄托,他说,“阅读与写作保持了我健全的心智与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有生之年,我希望能为祖国的少年儿童留下几本好书,以报答我的前辈们曾用他们的生花妙笔,丰富了我儿时的精神世界、拓宽了我的眼界。”
TAG: 古生物学家 苗德岁
【已经有61人表态】
13票
感动
8票
路过
7票
高兴
6票
难过
6票
搞笑
7票
愤怒
8票
无聊
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