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化石网 >> 专家学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古人类学家黄万波:与熊猫同行65载 87岁终圆梦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来源: 化石网 网站编辑:化石猎人
热度47票 浏览55次 时间:2019年3月29日 12:38
古人类学家黄万波:与熊猫同行65载 87岁终圆梦

古人类学家黄万波:与熊猫同行65载 87岁终圆梦

(化石网报道)据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3月29日9时48分讯:黄万波,1932年出生,忠县新立镇人。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所研究员,重庆龙骨坡巫山古人类研究所所长。黄万波是中国著名古人类“巫山人”“蓝田人”“和县人”的发现者,在古人类研究领域造诣卓著、成绩斐然。黄万波先后发表学术论著百余篇(部),撰写科普读物数十篇(部),曾荣获中国科学院首届竺可桢科学奖,自然科学一、三等奖,裴文中科学奖等。

“等了20多年,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日前,在“熊猫时代——揭秘大熊猫的前世今生”特展门前,一位头戴鸭舌帽、身着深蓝色羽绒服,精神矍铄的老者喃喃自语。

这位老人并未引起观展市民的注意,但你若知道他是东亚最古老的人类——“巫山人”的发现者,或许你会惊呼“原来是他”。他,就是中科院古人类学家黄万波。

60多年前的一次考察,让黄万波和大熊猫结下深深的缘分。如今87岁高龄的他,仍坚持从事大熊猫科研工作,为保护大熊猫贡献力量。

初梦:恩师裴文中的栽培,他铭记于心

1932年,黄万波在忠县新立出生。无拘无束的小镇生活,让黄万波从小就展现出他的探险天赋。他对大自然有着极强的好奇心,最喜欢跑到小山沟,寻找长相特殊的石头、观察风化后的山体形状。“听到哪里有‘怪物’,再远都会跑去看热闹。”黄万波回忆。

1954年,黄万波从长春地质学院毕业,之后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室。所学专业和工作内容完全不对口,刚到单位的他两眼一抹黑,“别说工作内涵,就连古脊椎动物研究室也是头一次听说。”

抵达中科院的第一个晚上,黄万波想着标本柜里满抽屉骷髅,一夜未眠。“闭上眼脑子里全是头骨,那种感受、那种滋味简直难以形容。”

“古人云,一张白纸好绘画,那就从头学吧!”长叹一口气后,黄万波转身投入到新工作中。为此,我国著名考古学家裴文中还鼓励他去北京大学生物系学习比较解剖学。“现在回想起来,那段学习对我的事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裴先生的栽培。”

寻梦:大熊猫的前世今生,他亲手揭秘

1954年底,黄万波跟随裴文中前往广西考察,发现大量熊猫化石。那是黄万波第一次在野外接触到熊猫化石,并产生极其浓厚的兴趣。

后来在福建福州动物园与憨厚呆萌的国宝零距离接触,更坚定了黄万波研究大熊猫的决心。“当时摸着它们,感觉热乎乎的,毛也滑溜溜的。”回想当初接触大熊猫的那一幕,黄万波说,“大熊猫是我国国宝,它的前世今生应该被更多人熟知。”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黄万波着手大熊猫题材的科学研究工作。2010年,他将收集到的材料去粗取精,撰写成文,出版了《大熊猫的起源》。2017年,他把到重庆丰都都督乡考察的6件熊猫化石的发现过程和成果整理成书,出版《大熊猫的前世今生:长江都督史前熊猫大发现》。这两本书的面世,也让更多人更加深入了解了大熊猫这个物种。

织梦:“打印”出来的熊猫,他爱不释手

做了深入研究、出版了相关书籍,黄万波心中始终有个梦想:举办大熊猫展览。2018年,他终于实现了这个梦想。与重庆自然博物馆正式合作,担任“熊猫时代——揭秘大熊猫的前世今生”展览首席科学家。

不久后,黄万波遇到了一个让他极其头疼的问题:禄丰始熊猫、小种熊猫、武陵山熊猫等熊猫化石只有牙齿和头骨,尤其是始熊猫只有十个牙齿和一个下颌骨。如何最大程度地复原它们的长相?

该展的首席艺术家、四川美术学院教授周宗凯说了一个让他从来没想过的方法——3D打印。

“我知道3D打印技术,但在古生物学里并没有具体应用过。”话虽如此,黄万波还是尝试把现代熊猫骨架扫描,根据其数据打印巴氏熊猫骨架。不过成品出来后,他的心里还是咯噔一下,因为这些成品与科学数据相差胜远,若是用于展览,会误导大众对于大熊猫的认识,这显然违背了他的初衷。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周里,黄万波住进了四川美术学院。每天,黄万波都坐在硕士生李瑞峰旁边,耐心地告诉他始熊猫的数据,李瑞峰则是运用计算机复原出模拟骨架。“因为没有始熊猫数据,只能根据现在大熊猫的头骨基础进行模拟修改,光是刻画牙齿这一步就花了我们两天时间。”但黄万波觉得这步非常有必要,做出来的模型必须和真标本一模一样。

经历了一周的数据修改、骨架模拟,始熊猫骨架最终成型,可以进行3D打印了。黄万波看着眼前正在运作的3D打印机,双手不断摩擦,仿佛一个孩童正期待自己心爱的玩具到来一般。3个小时后,始熊猫骨架的水晶模型终于出炉了。黄万波围着模型是转了左三圈右三圈,丝毫不掩饰内心的激动:“漂亮得很!漂亮得很!”

圆梦:科研和艺术“搭档”获关注,他如愿以偿

骨架有了,接下来就是为它穿上“衣服”了。

为了最大程度还原熊猫的样貌,除了骨骼,如何为其画好一身皮毛也是一大难题。黄万波之前和中科院从事古生物艺术画的工作人员合作,“他用毛笔画的熊猫非常规范”。但周宗凯却认为用毛笔画得不够活灵活现,最终商量采用计算机绘画。

在绘画过程中,问题又来了。

复原到巴氏大熊猫时,是否为其画胡子,他们争论了很久。严谨的黄万波左思右想,觉得没人知道巴氏大熊猫是否长了胡子,不能这么胡乱下定义。但作为艺术家的周宗凯却不这么认为,“正是因为没人知道,所以才要画上胡子。”周宗凯满怀信心,拍了拍黄万波的肩膀,“相信我,我是搞艺术的,熊猫长点胡子才好看。”

黄万波托腮沉思了很久,想想确实也没人见过巴氏大熊猫到底有没有胡子,从艺术美观的角度来说,也就同意了给它画胡子一事。

2019年2月,大熊猫展览顺利在重庆自然博物馆展出,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纷纷在画有胡子的巴氏大熊猫海报面前拍照留念。

“科学研究还是要和艺术手段相融合,才能达到更好的普及和宣传效果。”黄万波的心愿很小,只要大众接受了800万年前中国就有了熊猫,他就满足了。

续梦:耄耋之年仍奋战科研,他不忘初心

采访过程中,黄万波丝毫没表现出像是耄耋之年的老者,在他的身上,感觉到的不是一般老年人的空虚孤单,而是那依旧炽热的激情。尤其说起夫人的时候,他更像个小孩子,“我喜欢看风景,她也喜欢。但我不是说没有兴趣,但是她看到的就是比不上我看到的。”

黄万波的一生都在科研的路上,外出考察的日子更是数不清,去过隐秘幽深的峡谷、6000米海拔高的山峰、广袤的平原,甚至还去过地球的“伤痕”——东非大裂谷。他眼中的美景,都是无法用言语形容,最原生态的风景。

“再干三年,我就写一本书,不叫回忆录,叫‘找回过去的记忆’。”不管工作也好,旅游也罢,他准备把一生中探索过的一点一滴都记录收藏起来。

“这三年还准备做些什么?”黄万波笑着拍拍胸口,“我身子骨还硬朗,还能继续做考古工作。”他还向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透露了今年的重要行程——8月,将前往丰都县都督乡,挖掘当初没取出的熊猫化石。“我曾经去过好几次,现在年龄大了,他们不让我下去,但是这次我一定要去。在我有生之年,为国家的考古事业贡献自己一点微薄的力量。”

一个多小时的采访很快就结束了,和黄万波分别时,外面温暖的阳光照耀着大地,他远去的背影如挺拔的青松,怀揣信念和希望,就这样步履矫健,一步一步越走越远。
TAG: 黄万波 熊猫
【已经有47人表态】
12票
感动
6票
路过
5票
高兴
5票
难过
3票
搞笑
5票
愤怒
5票
无聊
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