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化石网 >> 专家学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周明镇:不容忘却的古生物学泰斗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来源: 化石网 网站编辑:化石猎人
热度17票 浏览19次 时间:2018年11月26日 16:01
周明镇:不容忘却的古生物学泰斗

周明镇:不容忘却的古生物学泰斗

(化石网报道)据中国科学报(李晨阳):今天你在网上搜索“周明镇”三个字,能看到的资料并不多。但在中国古生物学界,这是一个不容忘却的名字。

他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培育和建立了我国最早的古哺乳动物研究团队;他为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以下简称中科院古脊椎所)留下了无比珍贵的图书馆藏;他曾主持中苏中亚古生物考察,并在中苏关系破裂后继续推进这项艰巨的工作;1993年,他获得了有“古脊椎动物学界诺贝尔奖”之称的罗美尔—辛普森奖章,是北美以外获此殊荣的第一人。

1996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周明镇在京去世,享年78岁。今年适逢他诞辰100周年,就让我们认识一下这位学术泰斗吧。

开启一个领域的井喷时代

1870年,英国人欧文记述了中国的第一件古哺乳动物化石。之后的漫长时光里,中国的古哺乳动物学研究几乎全由外国人完成。

1914年,一个名叫安德森的瑞典学者作为矿业顾问受聘来到中国,他惊讶地发现各地药材铺里买卖的“龙骨”,大多是中新世晚期的哺乳动物化石。于是,他组织开采并研究这些化石,发表了大批专著。

1952年,周明镇开始主持中科院古脊椎动物研究室(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前身)的古哺乳动物研究。“他当时作了一个很明智的决定,没有沿着洋人的路走,没有继续补充、修订那些新近纪动物的研究。”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古脊椎所研究员邱占祥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他把眼光放在了全国,特别是那些和人类起源直接间接有关的地区和地层,以及几乎尚是空白的中生代和古近纪(1亿多年前至2300多万年前)的哺乳动物化石上。”

从这时起,中国的古哺乳动物化石研究迎来了一段井喷式的发现期。

1960年,周明镇的学生、后来成为古脊椎所研究员的李传夔到山东出差,发现了两件化石——始祖貘和犀貘。周明镇马上联想到北美早已发现,并被称为“标准化石”(Index Fossil)的两种古生物。他不到三天就写好了英文论文,发表在学术期刊上,很快引起了北美同行的强烈反响。

上世纪50年代初,江苏省泗洪县下草湾村附近发现的一种化石,被鉴定为巨河狸属的一个新种,命名为中国巨河狸。后来,这种动物成为一个第四纪古地理区划——“淮河过渡区”的标志性物种之一,相关理论被学界广泛引用。70年代中期,李传夔通过研究,发现所谓“中国巨河狸”应该归到另一个新属。“我就把一篇干巴巴的研究稿子交给了周先生。”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李传夔回忆说,周明镇不到两天,就把修订稿返了回来,他指出“淮河过渡区”是一个建立在错误认知上的概念,应当废弃。

“我一看,论文题目都变了——《‘ 下草湾系’‘巨河狸’‘淮河过渡区’——订正一个历史的误解》。这么一改,既说明问题,又引人注目。”李传夔说,“周先生这个人就是这样,抓住一点亮点就绝不放过。他在会上也不常发言,但只要说话,总是直击靶心。”

创建一支完整全面的研究团队

1955年,10名中国年轻人赴苏联进修古生物学。后来,这些年轻人大多成为国内各个研究所和高校的科研骨干。其中三个人——张弥曼、汪品先和邱占祥先后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这项人才培养计划,就是周明镇在时任所长杨钟健的领导下亲手开启的。邱占祥是被选中的学生之一。第二年,杨钟健率代表团访问苏联,也同时去看望了这批青年学子。就在这个时候,邱占祥第一次见到了时年38岁的周明镇。

“他是团里最年轻的一位,在人群里特别显眼。”邱占祥回忆道,“生机勃勃、一表人才,还讲得一口非常好的英语。很多事情都是他负责实际操作。”

1960年分配到所的学生,包括邱占祥等“留苏生”在内,大都是“英文困难户”。周明镇一抓英语学习、二抓基础知识,生生把这些璞玉雕琢出了光彩。

“我们当时写的都是中文论文,但是每篇的英文摘要总是躲不过的。我们每个人的英文摘要,都是周先生一篇一篇改出来的。”邱占祥说。

1959年,中科院提出定方向、定队伍、定机制、定资源、定政策的“五定”改革举措,周明镇有计划地为青年科研人员安排了各自的重点发展方向。就这样延续到六七十年代,周明镇终于建立起一个完整的中国古哺乳动物研究体系和科研队伍。

周明镇一生发表学术论著190余篇(部),主持编译了专业论著4部。但在李传夔看来,这些数字还是太“少”了。

“因为周先生在其他事情上,花去了太多精力。”他说。周明镇不光将大量心血投注在了中国古脊椎动物学人才的发掘和培养上,还是研究所五年计划和规划最主要的撰稿人,更参与了国家“一五”到“七五”计划和1956年的十二年科学规划的制定。“光我给周先生誊写的规划稿子,也够出一本古生物志的了。”李传夔如是说。

建立一个国际专业级的图书馆藏

古脊椎动物研究室草创之初,研究古生物学的重要标本和图书非常匮乏。

当时,荷兰有一个名为Antiquus Junk的旧书商,定期向中国的一些科研单位寄发广告。周明镇拿到这些广告小册子后,就在上面一一勾选,挑好后就交给研究室当时负责图书管理的耿继纯。耿继纯曾在著名的美国援华航空队“飞虎队”担任打字员。他接到书单后,立刻把订单打出来,交到灯市西口拐角的中国图书公司。

几年时间里,周明镇采购回20多套各国古生物学、人类学期刊以及大量经典古生物学著作。就这样,周明镇建起一个颇具规模的古生物学图书馆。

1957年,古脊椎动物研究室扩建为研究所,创办了当时国际上唯一的古脊椎动物学专业期刊——《古脊椎动物学报》,周明镇出任5人编委会委员之一并兼秘书。

他把大量《古脊椎动物学报》寄给世界各大博物馆、大学和知名学者,不仅提高了研究所的影响和学术地位,而且持续不断地交换回大量的书刊和抽印本,为国家节省了不少外汇。

“即便从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也是常人想不到的‘生意’。”周明镇晚年的学生、中科院古脊椎所研究员王元青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从这些地方足以看出周先生思路开阔、行事灵活。”

学子忆恩师

古生物学家像侦探

中科院古脊椎所研究员王元青记得,自己入学不久的一天,他的老师周明镇变魔术似地拿出几张画儿来,其中一张正着看是个妙龄少女,倒过来看却是一位老太太。

“他没多说什么,只是让我带回去好好琢磨。”王元青回忆道。

这是一组经典的视错觉绘画。王元青看来看去,有些不得其解。直到他遇到一个经典的研究案例,才对周先生的深意有所领会。

1978年,中国学者在四川南疆发现了一块奇异的下颌骨化石,牙齿看起来很像今天食虫类等原始哺乳动物的磨楔式臼齿。这个臼齿的下三角座和下跟座两个结构,和现生动物相比,正好前后掉了个个儿。

周明镇把这种结构称为“假磨楔式”。他相信这块小小的化石代表着一个全新的早期哺乳动物分支——蜀兽目。周明镇大胆推测,这种动物的上臼齿也有一个类似原尖的结构——“假原尖”。这在国际学界引起了很大争议。

幸运的是,几年后,在同一地点发现了一颗上牙,正如周明镇猜想的那样,这颗牙有一个“假原尖”。

“这颗上牙后来成了我的研究课题。”王元青笑道,“我这才领会到,古生物学家就像做侦探一样,从已有的证据节节反推,试图还原历史上的真相。这个过程中有着无限可能。”“也许先生那几幅画,就是在提醒我,别忘了换一个角度打开视野吧。”

2007年发表的发现于内蒙古宁城的假磨兽,具有咬合在一起的假磨楔式牙齿,这成了支持周明镇理论的完美证据。

真名士自潇洒

“潇洒”,是人们评价周明镇时最常用的词之一 。这份潇洒里,既有书香世家带给他的文化底蕴,也有留学生涯赋予他的风度气派,还有他自身不拘泥流俗的处事态度。

上世纪50年代,李传夔是研究组里唯一一个年轻男生。科研有暇时,周明镇常常带着他一起“享受生活”。在河南卢氏考察古哺乳动物群时,一到晚上,他俩就在街头买几只鸡腿,一面逛吃,一面聊学术问题。

70年代时,古脊椎所附近开了一个酒家,周明镇带李传夔一起去吃午饭。邻桌两个人吃完饭走了,桌上留下一盘没动过的饺子。

“一般的大教授、知识分子是绝对不会去动的。但周先生就走过去,泰然自若地把饺子端过来,我俩一起吃完了。”李传夔说,“在我们所,周先生也是第一个倡导打包的人。当年我们还笑他,谁曾想现在打包已经是天经地义了。周先生的好多做派都是超前的。”
TAG: 古生物学 周明镇
【已经有17人表态】
3票
感动
2票
路过
3票
高兴
2票
难过
2票
搞笑
2票
愤怒
1票
无聊
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