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敏:追鸟的人

王敏:追鸟的人

(化石网)据知识分子(撰文 王雨丹 责编 钱炜): 王敏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

2021年“科学探索奖”天文和地学领域获奖人

获奖理由:肯定他在鸟类起源和早期演化等方面的贡献,支持他在鸟类深时谱系演化、多样性演变与地质环境背景方向进行探索。

“这些都是1.2亿年前的化石,这是马氏燕鸟,这一块是雅尾鹓鶵(yuānchú)。”

西直门外大街,中科院古脊椎与古人类研究所(下简称古脊椎所)。小小的办公室内,两排柜子靠墙而立,架子上摆满了岩层石板,每一块石板上都“封印”着鸟类的化石。王敏告诉《知识分子》,这些大都是上亿年前的鸟类化石,多数都是研究所团队在野外考察时找到的。

王敏是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研究员,主要研究鸟类的起源和早期演化,尤其是中生代这一时期鸟类是如何从恐龙演化而来,并最终演化出现代鸟类的主要特征。他的日常工作,就是通过寻找涉及形态、骨组织和个体发育等方面的数据来讨论中生代鸟类的系统发育关系、演化模式、个体发育、生态分异,以及重要生物学特征的演化过程。

王敏:追鸟的人

王敏供图

对工作“不是很感兴趣”

王敏直言自己是个无聊的人。他的生活很简单:工作,休息。工作中,除了每年定期出野外的时间,就是在办公室做研究、写论文;休息时间里,他很少出去游玩,除了和朋友们见面、吃饭,最喜欢的就是打羽毛球。

在同事徐星的眼中,王敏是个“认真、话少、迷恋羽毛球的工作狂”。徐星是古脊椎所的前任副所长,也是王敏的前辈。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王敏大三地质实习的时候,时任实习老师的徐星觉得他“不爱说话,感觉挺内向。”后来,在大四推免研究生的面试中,王敏的优异表现给徐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说话干净利落,非常有逻辑性,英语也很好。留所工作后,王敏每次的学术报告在徐星看来都是高水准,“他‘废话’少,也不会说俏皮话,但作学术报告和写文章的能力都非常强。”

王敏本科就读于南京大学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古生物与地层学专业,后在中科院古脊椎所念了同专业博士。回想起在南大的求学时光,王敏很是怀念。

南大的地质学系一年大概录取100来号人,他所在的古生物学专业只有5个人。在专业课程设置上,多偏重于无脊椎动物,因此他的本科是在昆虫、珊瑚、三叶虫等物种的知识中度过的。刚开始学习古生物与地层学的时候,王敏表示,自己是“很被动的”,“不知道地质是干嘛的,教材和课件上也都是一些冷冰冰的石头,纯课堂授课非常枯燥。”

南大地质系每年暑期会安排很长的野外实习。王敏清楚地记得,大一的时候,他们到巢湖实习了近一个月,整个系100多个人都跟着老师出去,分成几个小组,这种定期的野外实习成为他“接受”地质学的重要理由。能把实际看到的东西和书本上的知识相融合,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王敏慢慢体会到这个专业的趣味性。

在谈及对所学、所从事专业的“兴趣”时,王敏直言说道,“早期我对自己所学习和从事的专业‘不是很感兴趣’,但事实上,很多人说自己对什么东西没兴趣,有可能是真没兴趣,但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根本没有去了解这个东西”。上研究生之后,王敏逐渐做出了被大家接受的一些“有意思的东西(研究、假设)”,这给他形成了一个正向的反馈作用,也增加了自己对专业的兴趣。后来,这个对古生物研究“不是很感兴趣”的年轻人继续在古脊椎所念了古生物与地层学专业的博士,2014年博士毕业后留所工作,一路从助理研究员做到了研究员,成为当今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古鸟类研究者中的一员。

王敏:追鸟的人

王敏的办公室内收藏着各类鸟类化石,王雨丹摄

王敏表示,如果一个人今天的工作没有做好,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和感不感兴趣关系并不大,很大原因是“没有投入进去”。他很喜欢现在在古脊椎所的工作和这里的氛围,也能全身心投入到具体的研究内容中。

谈起自己所从事的基础研究,王敏眼中闪着光。他坦言,自己从事的专业是纯基础研究,很难产生实际的经济价值,很难真的改善国计民生,也很难去解决什么“卡脖子”技术,能做的最好的也就是科学传播。不过,“既然国家投钱给你做基础科学研究,你接受这份工作,就要对得起自己的工资收入,论文也好研究也好,职责所在,都是应该的。”

“你(的工作)能帮助我们改变什么?你是能复活一个古生物吗?”曾有人这样问过王敏,对方是直接从事经济生产的,面对古生物这样的基础研究,不免有此一问。

初闻此言,王敏心里挺抵触,很想反驳,但后来他学着与自己和解。在他看来,科学的分工有很多,有的能应用于生产实践,提高国计民生。而基础理论研究同样很重要,像古生物研究,会告诉我们许多很纯粹的东西:地球上所有的生物是怎么来的?人为什么直立行走?恐龙为什么会灭绝?恐龙到鸟类是怎么演化的?“几亿年的事,通过我们有限的工作,就能告诉你一个大概的故事框架;通过一两个骨骼,就能复原出非常漂亮的故事:它生前长什么样子、食性是什么、能飞还是能游泳……”

而这些东西,“和物质一样重要”。

王敏说,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好奇,而古生物研究所揭示的就是“好奇”中最纯粹的一部分。除了好奇,我们还应当对所处的自然有所了解,有所敬畏,而这些也是王敏正在做的。

追鸟的人

什么是鸟类?

这个问题如果问百年前的人,他们会回答说“长有羽毛会飞的是鸟类”,但现在,随着古生物研究的发展,我们知道这个定义是不对的。王敏的工作,不仅仅是单纯地给“鸟”这类动物下定义。

1868年,英国著名生物学家赫胥黎提出“鸟类起源于恐龙”的假说。我们现在知道,从某个角度说,恐龙不是鸟,鸟也不是恐龙,但演化史上这两类生物就像两辆相向而行的列车,它们往中间靠的时候,可能既像恐龙,也像鸟。那么,我们怎么理解这两类动物的关系?怎么理解现在所能观察到的羽毛、飞行能力、鸣叫、消化系统、生殖系统等鸟类特征?而这些正是王敏的研究内容,包括鸟的演化、食性、发育等。

在古脊椎所工作的这些年,王敏很“高产”。多年来,他一直追溯鸟类起源和演化的证据,逐渐建立起自己脑海中的鸟类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