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化石网 >> 最新研究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哈尔滨发现的中更新世古人类化石正式命名为“龙人”Homo longi 可能是智人最近的亲戚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来源: 化石网 网站编辑:化石猎人
热度75票 浏览29次 时间:2021年6月27日 10:32
哈尔滨发现的中更新世古人类化石正式命名为“龙人”Homo longi 可能是智人最近的亲戚

哈尔滨发现的中更新世古人类化石正式命名为“龙人”Homo longi 可能是智人最近的亲戚

哈尔滨发现的中更新世古人类化石正式命名为“龙人”Homo longi 可能是智人最近的亲戚

哈尔滨发现的中更新世古人类化石正式命名为“龙人”Homo longi 可能是智人最近的亲戚

哈尔滨发现的中更新世古人类化石正式命名为“龙人”Homo longi 可能是智人最近的亲戚

(化石网报道)据澎湃新闻(首席记者 贺梨萍):长期以来,现代人类智人(Homo sapiens)的起源一直存着着争议。在中更新世晚期和晚更新世期的非洲和欧亚大陆上,有其他几个人种与智人共存。这些灭绝的古人类包括海德堡人、纳勒迪人、弗洛勒斯人、卢梭人、丹尼索瓦人、尼安德特人和直立人,他们与智人之间的系统发育关系也同样充满争议。

北京时间6月25日晚间,细胞出版社(Cell Press)旗下期刊The Innovation(中国科学院青年创新促进会青年科学家与Cell Press共同创建的综合性英文学术期刊)以封面故事形式同期发表了3篇论文,来自中英澳的研究人员报道了已知的最大人属头骨化石——河北地质大学地球科学博物馆藏有的一块保存近乎完美的古人类化石,即哈尔滨头骨化石。

研究认为,这块头骨代表了一个新的人种,研究人员将其命名为“龙人”(Homo longi sp. nov.)。研究团队得出,“龙人”与大荔人、金牛山人、华龙洞人、夏河人等一起构成了东亚地区特有的一个新的演化支系,该支系可能是我们智人最近的亲戚,为探讨和推动国际智人起源问题提供了新的确凿的证据。

上述三篇论文的通讯作者包括著名古生物学家、河北地质大学终身特聘教授季强,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河北地质大学客座教授倪喜军,国际著名的古人类学家、英国皇家学会院士、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人类演化研究中心人类起源方向研究带头人Chris Stringer。

倪喜军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人们原来普遍认为,已经灭绝的尼安德特人是我们智人最近的亲属,现在我们的分析发现,实际上‘龙人’所在的新支系跟智人的关系更近,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结论。”

古老型和进步特征的镶嵌组合

倪喜军在描述这块头骨化石时提到,从整体来看它它被保存得非常完整,“可以说就是亚洲目前发现的、在这个时间段内的最完整的人类化石,如果放到全世界去比较的话,它也是最完整的古人类头骨化石之一。”

正因为该头骨化石的完整性,所以包括眼眶内部、鼻甲骨、颅骨底部等精细结构都得以保存。“非常有趣的一点是,它兼具古老型人类特征,同时又有非常进步的特征。”这也是该头骨最显著的特征。

倪喜军具体解释道,“它的眉脊非常粗壮,整个头骨如果从侧面看就很矮很长,不像我们人类一样高高隆起成球形,吻端相对于智人来说也很宽很厚,这些都是典型的古老型人类特征。”

进步的特征则体现在,“比如说它眼眶下面的颧骨比较矮平,这个其实是智人的一个很典型的特征。还有它的吻端向后缩到了脑颅下方,原始人嘴巴都是向前突,而我们人的嘴巴都不是那么突出。再比如说内耳和中耳外边的区域,它的骨骼的形态也非常接近于智人类型。”并且,它的脑容量达到1420毫升,属于智人的脑容量范围。

“整体来看,这块头骨呈现了古老型和进步特征的镶嵌组合。”倪喜军总结道。

研究人员认为,这块头骨来自一个男性个体,年龄大约50岁,生活在一个森林覆盖的冲积平原环境中,隶属于一个小规模社区。“和智人一样,它们捕猎哺乳动物和鸟类,采集水果和蔬菜,甚至捕鱼。”倪喜军说。

考虑到这块头骨主人的体型可能非常大,再加上其被发现的地点,研究人员认为“龙人”可能已经适应了恶劣的环境,这使他们能够分散在亚洲各地。

化石产地年龄之谜

该头骨化石如何发现、产地在哪里?该项研究的主要负责人、论文通讯作者之一季强向澎湃新闻提供了一份资料,详述了头骨化石发现的历史。季强是长期致力于晚古生代地层和牙形刺与晚中生代地层和古脊椎动物研究的古生物学家。他在鸟类起源和恐龙、哺乳类动物、古植物化石等领域的研究成果,极大地推动了国际晚中生代“三大起源”研究。

季强提到,2017年8月,他曾参观广西桂林瓦窑奇石市场,看到一位农民在市场上出售松花石、玛瑙、岫岩玉等标本。攀谈之后,这位农民说他认识季强并告诉他,他家有一件珍藏了几十年的人头化石,有意将这件人头化石捐赠给一家国有博物馆收藏。

双方经过多次协商,这位农民最终在2018年5月将这件人头化石捐赠给了河北地质大学,并作为固定资产永远收藏于该校的地球科学博物馆。

这位农民并不愿透露任何有关他本人和他家庭的信息,但他描述了一段故事。

19 32年2月,日本占领了中国北方冰城—哈尔滨。 1933年4月的一天,在当时哈尔滨市松花江上桥梁(即现在的东江桥)的修建过程中,一颗“人头”被劳工挖出,并交给了同在工地上的这位农民的爷爷,他爷爷推测这可能是个宝贝,因为几年前他曾听说过北京发现古人头的事。 即1929年12月2日,以中国著名考古学家裴文中教授为首的研究团队在北京市房山区周口店龙骨山发现了一件几乎完整的古人类头盖骨化石,也就是闻名于世的北京猿人化石。

他爷爷没有将这事告诉日本人,偷偷地将这颗“人头”带回家中,包裹好后丢进了院子里的水井中,连夜用土将水井填埋。临终前,老人把那颗“人头”的事和埋藏“人头”的水井位置告诉了儿子和孙子。遗憾的是,老人临终前并没有将发现那颗 “人头”的准确地点告诉其后代,这也成了这项研究最大的不确定性。

“我们知道这块化石是很早以前发现的,那么关于它具体在在地层里面哪个位置,到底是怎么样来的,我们这个信息已经不确定了。”倪喜军坦言,这个问题确实非常难解决,“化石一旦脱离地层,信息失掉之后,就很难再去复原了。”

但季强对澎湃新闻记者强调,“很多人都对此感兴趣,但这对研究而言并无实质性干扰。有些人认为应该先把化石的产地搞清楚了再开展研究,我不敢苟同他们的说法。如果一辈子没找到化石产地,这么重要的化石就不研究了?”

2018年7月,季强和黑龙江省的地质学家实地考察了哈尔滨市东江桥地区。随后,研究团队进行了一系列地球化学分析。倪喜军介绍,他们对从东江桥附近采集的人类化石和一系列哺乳动物化石进行了稀土元素浓度和Sr同位素分析,并使用非破坏性X射线荧光分析检查这些人类和哺乳动物化石的元素分布。同时分析了头骨本身带有的微量的沉积物。

结果表明,研究头骨与东江桥附近发现的哺乳动物化石具有相似的元素分布和稀土元素分布规律。多条证据都表明“龙人”头骨可能出自“中更新世”晚期的湖相地层。

“所有的证据就都支持它是从哈尔滨附近发现的,到底具体是哪一个点,现在没有一项技术能够得出结论,但是我们已经能够说它是产自这个区域来,至少目前的证据都支持这样的这一个结论。”倪喜军表示。

研究团队还用铀系法进行了头骨测年。综合结果表明,这块头骨化石距今至少14.6万年,小于30.9万年。这一时间段也正是智人与其他古人类分开演化的关键时期。

研究团队假设“龙人”和智人可能在这个时期相遇。“我们看到在这段时间里,亚洲、非洲和欧洲同时存在着多个人种的演化谱系。所以,如果智人确实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到达东亚,它们可能有机会与‘龙人’接触。但由于我们不知道这个哈尔滨人群是何时消失的,它们也可能是在更晚才有的接触。”论文另一通讯作者、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古人类学家Chris Stringer说。

“龙人”:和智人系“姊妹群”

研究团队还利用了演化生物学中最常用的系统分析的方法确定“龙人”的家谱位置。“要做这样的分析,需要建一个很大的数据库,所以我们就列出了600多个特征,然后去比较了将近100件头骨、下颌标本,然后用超算系统进行了超过3万亿次的计算,得到一个系统关系树。”

根据这个家谱,研究团队可以确定 “龙人”到底跟哪些已有的人类种群更接近。“结果就发现他它跟原有的大荔人、金牛山人、华龙洞人、夏河人等构成了东亚地区特有的一个新的演化支系,这一支系跟智人是一个姊妹群的关系。”

倪喜军表示,“龙人”是与我们最接近的古人类亲戚之一,甚至比尼安德特人与我们的亲缘关系还要密切。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一个颠覆性的观点。“人们普遍认为,尼安德特人属于一个已经灭绝的支系,是人类最近的亲属。然而,我们的发现表明,包括‘龙人’在内的新支系实际上是智人的姊妹群。”倪喜军说,所谓姊妹群的关系,就是说他们有一个最近的共同祖先。

“在演化史上,智人和尼安德特人之间的分异时间可能比一般认为的还要早,超过100万年。”倪喜军说。如果这是真的,我们与尼安德特人分离的时间可能比科学家早先认为的早40万年。

基于新建立的系统演化关系树,研究团队还使用最大似然法进行生物地理学模拟分析。结果显示,更新世古人类可能处于相对隔离的小种群状态、但具备长距离偶然扩散并成为建群种的能力。在非洲、亚洲和欧洲之间,古人类存在多方向的扩散,不仅仅有走出非洲,也存在走入非洲的扩散,研究者称之为“穿梭扩散模型”。这一模型可以更好地解释人属物种或种群的多样性和地理分布状况。

生物地理学模拟分析的结果还表明非洲是人类演化的扩散之“源”(Source),而亚洲则更多的是人类演化之“汇”(Sink)。

研究认为,从哈尔滨头骨中得出的发现有可能改写人类演化史的主要内容。在智人走出非洲之前,龙人、大荔人、金牛山人、华龙洞人、夏河人等所属的这一支系,作为智人的姊妹群在亚洲已经演化了数十万年。这一支系很有可能在基因和文化方面影响了后期到来的智人种群。“总而言之,哈尔滨头骨为我们了解人属的多样性,以及不同人种和种群之间的演化关系提供了更多的证据。”

值得注意的是,季强将该新人种命名为“龙人”,主要基于领域内常用的地名命名,“我没有考虑其他因素,由于化石产自黑龙江省,所以名称来自龙江。”季强同时表示,“另一方面,我在化石命名时喜欢别人一看到这个名称时就知道是中国的化石,简明易懂。”

相关报道:重塑人类演化史?新研究:“龙人”可能是我们最近的亲戚

(化石网报道)据CellPress细胞科学:河北地质大学地球科学博物馆藏有一块保存近乎完美的古人类化石——哈尔滨头骨化石。这是已知的最大人属头骨化石。科学家现在表示,这个头骨代表了一个新的人种——“龙人”。在6月25日出版的细胞出版社(Cell Press)旗下期刊The Innovation上的3篇论文中,研究人员指出“龙人”所属的支系可能是我们最近的亲戚,并可能重塑对人类演化的理解。

“哈尔滨头骨化石是世界上最完整的人类头骨化石之一。”论文作者、河北地质大学古生物学教授季强说,“这块化石保存了许多形态学细节,对于理解人属的演化和智人的起源至关重要。”

据报道,这枚头骨于20世纪30年代在黑龙江哈尔滨被发现。这个巨大的头骨可以容纳与现代人类相当的大脑,但它有更大、几乎是方形的眼窝,厚厚的眉骨,宽大的嘴巴和超大的牙齿。“虽然它显示了典型的古老型人类特征,但哈尔滨头骨呈现了原始和进步特征的镶嵌组合,使其与之前所有被命名的其他人属区分开来。”季强说,因此将其命名为“龙人”。

科学家认为,这块头骨来自一个男性个体,年龄大约50岁,生活在一个森林覆盖的冲积平原环境中,隶属于一个小规模社区。“和智人一样,它们捕猎哺乳动物和鸟类,采集水果和蔬菜,甚至捕鱼。”论文作者、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河北地质大学灵长类和古人类教授倪喜军说。

考虑到这个哈尔滨头骨的主人的体型可能非常大,再加上其被发现的地点,研究人员认为“龙人”可能已经适应了恶劣的环境,这使他们能够分散在亚洲各地。

通过一系列地球化学分析,季强、倪喜军及其团队确定了该化石距今至少14.6万年,属于更新世中期—— 一个人属物种迁移的活跃时期。他们假设“龙人”和智人可能在这个时期相遇。

“我们看到在这段时间里,亚洲、非洲和欧洲同时存在着多个人种的演化谱系。所以,如果智人确实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到达东亚,它们可能有机会与‘龙人’接触。但由于我们不知道这个哈尔滨人群是何时消失的,它们也可能是在更晚才有的接触。”论文作者、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古人类学家Chris Stringer说。

研究人员还发现,“龙人”是与我们最接近的古人类亲戚之一,甚至比尼安德特人与我们的亲缘关系还要密切。“人们普遍认为,尼安德特人属于一个已经灭绝的支系,是人类最近的亲属。然而,我们的发现表明,包括‘龙人’在内的新支系实际上是智人的姊妹群。”倪喜军说。

研究人员对人类系统关系树的重建也表明,人类与尼安德特人的共同祖先甚至在更早之前就存在了。“在演化史上,智人和尼安德特人之间的分异时间可能比一般认为的还要早,超过100万年。”倪喜军说。如果这是真的,我们与尼安德特人分离的时间可能比科学家早先认为的早40万年。

研究人员表示,从哈尔滨头骨中得出的发现有可能改写人类演化史的主要内容。他们对“龙人”生活史的分析表明,它们十分强壮,其与智人的互动可能反过来影响了人类历史。“总而言之,哈尔滨头骨为我们了解人属的多样性,以及不同人种和种群之间的演化关系提供了更多的证据。”倪喜军说,“我们找到了智人失散已久的‘姊妹’。”

阅读论文原文:https://www.cell.com/the-innovation/S2666-6758(21)00055-2

相关报道:河北地质大学专家发现14.6万年前新人种“龙人”

(化石网报道)据长城网(记者 张晓明):6月25日,中国科学院青年促进会与细胞出版社(Cell Press)合作创办的期刊《创新》杂志(The Innovation),以封面文章报道了以河北地质大学特聘教授季强博士为首席科学家的国际古人类研究团队,对哈尔滨市发现的中更新世古人类头骨化石的研究成果,正式将该古人类头骨化石命名为人属的一个新人种:龙人(Homo longi sp. nov.),为研究智人起源和人类演化提供了重要证据。

据悉,这件古人类头骨化石是在1933年修建哈尔滨市东江桥时被发现的。除下颌外,该头骨化石保存完整精美。由于当时不是正常的化石发掘,而且历经了漫长的岁月,导致化石的准确产出地点和层位已然不可详考。

国际古人类研究团队对该头骨化石开展了复杂的地球化学分析,包括稀土元素对比、锶同位素比值分析、X-射线荧光谱学分析、以及铀系法测年等。中国科学院的地化学者、科研团队成员葛俊逸博士说:“尽管现在的技术还不足以把这件头骨的产地和层位准确标定在地图上,但是所有的分析数据都表明这件头骨应该产自哈尔滨地区距今13.8万年-30.9万年的陆相地层。”

经分析研究表明,龙人头骨可能出自中更新世晚期,生活年代可能大于14.6万年,小于30.9万年,这一时间段正是智人与其他古人类分开演化的关键时期。河北地质大学特聘教授季强教授认为,这件古人类头骨化石搬运的距离并不远,可能产自哈尔滨市向西15公里的范围内,那儿出露了一套中更新世地层——上荒山组。

“数十万年前,多个古人类支系尽管都处于较小的孤立种群的状态,但可能都具有很强的扩散能力。”河北地质大学客座教授、来自中国科学院的团队主研成员倪喜军推测说,“与非洲和欧洲相比,亚洲可能是适合人属诸种和种群生存发展的一个‘人汇’之地,更多的接收了来自于非洲和欧洲的人类扩散,要比扩散到欧洲和非洲的数量多得多。从沙漠到雨林,从沿海平原到青藏高原,亚洲多样性很高的古地理环境,也许是在人类演化过程中以生物地理之优势形成‘人汇’之地的主要原因”。

“人类的演化模型明显不同于其他生物的演化模型,人种越来越少但种群却越来越大,结果全球现在只有一个人种,那就是智人。”季强教授说,“各时期人类每次都从非洲走出来的单一模型是不可取。由于古人类化石非常稀少,只是目前还没有完全搞明白而已。龙人的发现为我们开了个好头,我期待着在东亚地区,更加期待在中国境内发现龙人与智人的共同祖先,以推动国际智人起源研究。

相关报道:河北地质大学召开古人类研究重大成果交流会:我国发现中更新世新人种——龙人

(化石网报道)据河北地质大学:编者按:古人类研究的每一次突破都是远古时代跨越浩瀚历史长河对现代人科学探索的真挚回应。目前,在人类起源问题上,人科和人属起源于非洲已有定论,但智人的起源问题意见不尽相同,值得商榷和进一步研究。以河北地质大学特聘教授季强为首席科学家的国际古人类研究团队,对在哈尔滨发现的古人类头骨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并正式将该古人类头骨化石命名为人属的一个新人种:龙人,这为推动国际智人起源研究提供了确凿证据。

为加强国内外学术交流与合作,促进该研究深入持久地开展,6月26日下午,河北地质大学隆重召开2021年度古人类研究重大成果交流会。副校长王滨主持交流会。

会上,《The Innovation》执行主管陈科、河北地质大学校长王凤鸣分别致辞;中科院北京古脊椎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河北地质大学客座教授倪喜军代表研究团队介绍了古人类化石研究成果;研究团队首席科学家、古生物学家、河北地质大学特聘教授季强介绍了项目研究背景及进展。

基于季强教授研究团队历时几年深入研究取得的以上重大研究结论,河北地质大学研究认为该团队在古人类演化领域的研究成果意义重大,为解决智人起源这一重大科学命题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并取得了重大阶段性成果。

本次交流会邀请:中国化石保护基金会主席陶庆法,《The Innovation》执行主管陈科,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副院长周平,中国观赏石协会矿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郭周平,河北省文物局原副局长、考古学家谢飞,中央电视台秦皇岛记者站长陆晓斌,陕西省文化艺术产业促进会会长贾凡,成都理工大学教授欧阳辉,崇州博物馆馆长王小兵,吉林大学地层与古生物研究中心教授孙巍,河北地质大学校长王凤鸣,以及国际古人类研究团队成员和我校校友代表出席。

此外,新华社、中新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科学报、中国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矿业报、中国自然资源报、中国网、凤凰网、长城网、百度、河北电视台、河北日报、河北青年报、石家庄电视台、石家庄日报、燕赵晚报、燕赵都市报等主流媒体参会报道了该研究成果。

另悉,北京时间2021年6月25日晚23时,在《Cell》出版社旗下的《The Innovation》杂志上以封面文章的形式报道了季强教授国际古人类研究团队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发现的中更新世古人类头骨化石的研究成果。

研究成果介绍:

据季强教授古人类研究团队介绍,这件古人类头骨化石是在1933年修建哈尔滨市东江桥时被发现的。除下颌外,该头骨化石保存完整精美。由于当时不是正常的化石发掘,而且历经了漫长的岁月,导致化石的准确产出地点和层位已然不可详考。目前,该古人类头骨化石已收藏于我校地球科学博物馆。

该科研团队开展了复杂的地球化学分析,包括稀土元素对比、锶同位素比值分析、X-射线荧光谱学分析、以及铀系法测年等。来自中国科学院的地化学者、科研团队成员葛俊逸博士说:“尽管现在的技术还不足以把这件头骨的产地和层位准确标定在地图上,但是所有的分析数据都表明这件头骨应该产自哈尔滨地区距今13万8千-30万9千年的陆相地层。”另一位团队成员、来自南京师范大学地化学者邵庆丰博士补充说:“我们现在非常确信,这件头骨化石至少有14万6千年。”季强教授认为,这件古人类头骨化石搬运的距离并不远,可能产自哈尔滨市向西15km的范围内,那儿出露了一套中更新世地层:上荒山组。

哈尔滨发现的古人类头骨十分巨大,非常特别,同时具有原始性状和进步性状的镶嵌演化特征。正因为如此,季强教授和团队的一些成员认为,应该以这件头骨为模式标本命名一个新人种,经再三斟酌,他们将其正式命名为“龙人”。龙人的名称来源于地理名称“龙江”。

古人类学家在研究古人类化石时通常会逐个地对比特征,或者使用基于“地标”的几何形态测量学方法来分析整体上的相似性。团队的成员决定采用演化生物学中更为广泛应用的系统分析方法来研究哈尔滨的头骨化石。系统分析通过一系列数学方法来建立具有分枝的树形图,用来表示来自共同祖先的不同物种或不同生物机体之间的演化关系和演化历史。

多年来,河北地质大学客座教授、来自中国科学院的团队主研成员倪喜军教授一直致力于建立一个标准化的形态特征矩阵(MorphoBank Project 3385)。这个矩阵包含上千个离散和连续变量的特征,以及一百多个古人类的头骨和下颌化石。来自中国科学院的团队成员生物数学家张驰博士解释说:“基于这个矩阵,我们在超算系统上运行了多个算法程序,检验了数万亿次的分枝结构,找到了数学上最可能的拓扑结构作为反映人属演化的最佳模型。我们还利用数学模型估计了每个分枝事件的时间”。“我们首次把人属中几乎所有的主要分支放在一起分析”,倪喜军教授补充说,“通过把所有的化石作为时间校正点,可以看出人属的多样性分异时间比以前认为的更加古老”。

通过系统分析结果表明,哈尔滨发现龙人(新人种)以及大荔人、金牛山人、华龙洞人、夏河人等古人类化石同属于一个单独的演化支系,与我们智人有一个共同的祖先。“以往流行的观点认为尼安德特人是智人支系的姊妹群,但是我们的分析表明哈尔滨发现的古人类头骨化石和中国其他地区发现的一些古人类化石组成一个生活于东亚地区的第三支系,这个支系与智人的亲缘关系要比尼安德特人与智人的关系近得多”,Chris Stringer博士说。因此,哈尔滨发现的保存状态极佳的古人类头骨化石为研究人属的演化提供了新的线索。“这件古人类头骨化石的测年时代为中更新世,表明他与智人、尼安德特人以及谜团似的的丹尼索瓦人支系是同期演化的”,Chris Stringer博士补充说。

龙人作为与智人、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同期演化的一个新的人类支系的代表,并不支持智人的本地连续演化模型,因为龙人这个支系具有他自己的特征组合,并不是向现代人发展的过渡类型。针对化石年龄校正的人属系统树,该研究团队检验了18个生物地理模型,结果并不支持单向的“走出非洲“模型。事实上,多方向的“穿梭扩散模型”可以更好地解释非洲、欧洲和亚洲之间人属成员的复杂系统关系。“数十万年前,多个古人类支系尽管都处于较小的孤立种群的状态,但可能都具有很强的扩散能力”,倪喜军教授推测说,“与非洲和欧洲相比,亚洲可能是适合人属诸种和种群生存发展的一个‘人汇’之地,更多的接收了来自于非洲和欧洲的人类扩散,要比扩散到欧洲和非洲的数量多得多。从沙漠到雨林,从沿海平原到青藏高原,亚洲多样性很高的古地理环境,也许是在人类演化过程中以生物地理之优势形成‘人汇’之地的主要原因”。“人类的演化模型明显不同于其他生物的演化模型,人种越来越少但种群却越来越大,结果全球现在只有一个人种,那就是智人”,季强教授说:“各时期人类每次都从非洲走出来的单一模型是不可取。由于古人类化石非常稀少,只是目前还没有完全搞明白而已。龙人的发现为我们开了个好头,我期待着在东亚地区,更加期待在中国境内发现龙人与智人的共同祖先,以推动国际智人起源研究。

相关报道:新发现的“龙人”物种Homo longi可能是我们的近亲

(化石网报道)据cnBeta:人类学家从一个头骨化石中发现了一个新的人类物种。该物种被命名为Homo longi,或“龙人”,似乎是我们已知的最接近的亲属,甚至超过了尼安德特人。这个头骨被称为哈尔滨头骨,以1933年发现它的中国城市命名。

然而,它一直被保存在私人手中,直到2017年,它被捐赠给河北地质大学的科学家。它最初被归于相关物种海德堡智人,但经过仔细检查,研究小组发现了足够的差异,宣布它是一个全新的物种。哈尔滨头骨是迄今为止从任何人类物种中发现的最大头骨,其脑壳可容纳一个与我们相似大小的大脑。但与我们相比,它的眼窝更大、更有棱角,嘴巴更宽、牙齿更大,眉脊也很厚。

智人头骨标本的阵容,从左起是北京人(直立人)、马巴人(海德堡人)、金牛山人(未知)、大理人(未知)和哈尔滨人头盖骨(Homo longi)。该研究的作者李强说:“虽然它显示了典型的古人类特征,但哈尔滨颅骨呈现出原始和派生特征的组合,使其有别于所有其他以前命名的智人物种。”

因此,他们提议以哈尔滨市所在的黑龙江省命名为“龙江智人”。研究人员说,这个头骨很可能来自一个年龄约为50岁的男性,他似乎与一个小团体生活在一个森林洪泛区环境中。地球化学分析显示,该化石至少有14.6万年的历史,这使得它处于人类在旧世界迁移的高峰期。之前的化石证据表明,现代人在21万年前就已经来到了希腊,在17.7万年前来到了以色列。这意味着我们的祖先有可能在中国与智人(Homo longi)相遇、互动和交配。

在那个时期,智人的多个进化品系和种群在亚洲、非洲和欧洲共存。因此,如果智人确实那么早就到了东亚,他们可能有机会与长臂智人互动。 遗传分析还显示,长臂智人可能是我们所知的与现代人类最接近的亲属。 现代人和尼安德特人相互分离的时间线有广泛的争议,有很大的估计范围,从25万年到80万年前不等。
TAG: 更新世 古人类 化石 龙人
【已经有75人表态】
10票
感动
8票
路过
7票
高兴
11票
难过
6票
搞笑
7票
愤怒
12票
无聊
1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