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化石网 >> 国内动态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刘建:在世界七大洲搜寻化石的记者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来源: 化石网 网站编辑:化石猎人
热度55票 浏览58次 时间:2019年1月15日 16:37
刘建:在世界七大洲搜寻化石的记者

刘建:在世界七大洲搜寻化石的记者

刘建:在世界七大洲搜寻化石的记者

刘建:在世界七大洲搜寻化石的记者

(化石网报道)据中国化石保护网:很多年前,在成都东郊沙河边,一个7岁的小男孩从河沙里捞起一块光滑锃亮的黄色小石头,第二天到学校,他把这个又像骨头又像牙齿的东西送到教自然课的张老师面前,老师告诉他,这是颗马的牙齿化石,至少有几万年了。从此他天天把玩,晚上把这个宝贝藏在了家里最隐秘的地方,并从此开始关注化石,关注古生物。后来他走到哪里敲到那里,在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在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在南北极,都能听到他敲化石的“叮咚”声。2015年7月,中、美、德等国古生物学者宣布,他们在中国四川古蔺县椒园乡下侏罗统地层中发现了一批恐龙足迹。这些足迹不仅是新发现的物种,也是中国乃至亚洲首次记录蜥脚类足迹的新属。同时科学家们宣布,将这些新发现的足迹命名为“蜀南刘建足迹(Liujianpus shunan)”。这在遗迹学数百年历史上,是首次将一个物种的属名赠予一位记者。刘建就是这位幸运的记者,就是几十年前从河沙里捞起化石的那个小男孩。

痴迷化石数十载

刘建的履历非常丰富,当过伞兵,在大学工作过9年,在西藏工作3年,从事记者工作也有24个年头了。他说,无论在什么岗位,对化石痴迷的热度从未减退。

与许多化石爱好者一样,他也曾把找到的树枝石当成植物化石而欣喜若狂。他服役部队在武汉黄陂,某次外出训练之余,他砸开块石头发现了大片的“植物化石”,他觉得有义务向国家报告,于是给中科院南古所去信,得到回复,这是“假化石”。后来他利用一切业余时间学习古生物学以及相关的地质学知识。1995年,他随成矿所总工前往西藏阿里,路上他请教了很多“问题”,刚开始总工非常好奇,一位记者还懂得不少的岩石、矿物以及古生物知识,总工也乐于给他讲解。殊不知刘建精力旺盛,加上对古生物的狂热,“问题”一个接一个,在海拔5000米的高原上整整一天不停的问,还不时下车采样。总工虽然是老地质,对高原适应力超强,但一天下来几乎崩溃,可他还是咬牙坚持着。第二天,刘建的“问题”依然多。终于,总工说,刘记者欢迎以后经常到我们所里来学习,今天真的不行了,头昏眼花,我要休息一下。

2005年,中科院可可西里大考察,纵穿三大无人区。作为随队记者,除了发稿他都在为科学家服务。他天天用各种方式缠着他们,像个“跟屁虫”。尤其是对中科院南古所的李平,刘建更是鞍前马后要拜师。40多天考察结束后,刘建也自己带回了50多公斤科学家不要的或多余的化石。

刘建对化石的敏感有时也是够奇特的,2004年,他徒步北极极点,队友中有王石、孙冕等。队伍在斯瓦尔巴群岛朗依尔停留休整,一到酒店楼下他就大呼小叫的说,发现了化石。顺着他手指,大家一看,高高的钢制消防楼梯上有堆石头,没人相信那是化石。他跑上去抱两块下来给大家看,果然是些双壳类化石。

第二天队伍中大部分都去玩狗拉雪橇,他带上有共同好奇心,来自香港的登山家钟先生,踏着积雪上山敲化石去了,次行收获了些腕足和双壳,他们非常满意,毕竟去北极的机会不多。事后有报道称,在他们找化石的那个点附近,发现了巨大的蛇颈龙化石,这让他在骄傲自己眼光的同时略有些失落。

为科普搭桥

刘建是中国第一张都市报《华西都市报》的首席记者,虽然古生物相关新闻不是他的口子,但采访也不算份外之事,他对成都理工大博物馆的藏品如数家珍,拜原馆长李奎为师,跟着博物馆到发掘现场采访报道。组织读者在博物馆导师的带领下出野外,组织化石科普活动。

2009年3月,他自己出资在成都理工大学和几位化石网网友的帮助下,在四川科技馆开展了为期15天的“走进史前时代”大型科普互动展览,首次从山东三叶虫产地运回十几吨石头,免费让小朋友体验发掘,开中国化石体验互动先河。

为科学研究服务

刘建常说,对古生物自己只是爱好,要能为科学家服务为科研服务才是最高境界。近年来,他随自贡恐龙馆、中国地大的专家在四川云南等地进行了多次考察。在四川昭觉,他为中国地大邢立达副教授,国际著名学者马丁等,在多个剖面进行考察,他带着自己登山的师傅一起,在悬崖上为科学家建立保护点,安保护绳,教他们攀登技术。一起参与拍照、临摹、搜集数据等,他协助考察的项目发表优秀论文数十篇。

在随科学家野外考察中,遇到危险,刘建总是第一个申请上。四川古蔺椒园乡恐龙足迹点在几乎90度的绝壁上,高30多米,之前就是因为太高无法作业项目无法深入。刘建加入后与泸州救援队队长一起在悬崖上部绳,把考察人员从顶部放下去作业。他们顶着近40度的高温天气工作了一周。这次考察活动引起了中央电视台的关注,中央电视台全程跟踪,没想到的是就在摄像机镜头前,在悬崖上临摹足迹时刘建发生意外,差点酿成悲剧,但他坚持把考察活动做完,这让中外科学家都非常感动,这也是把这次发现的新属新种恐龙足迹赠予刘建这位记者的原因。

刘建有个梦

在几十年中,刘建寻找化石的足迹踏遍了大江南北。他说,他是带着地质锤去出差、去旅行的。即使在高楼林立的都市,在建筑物上、工地上他都在搜寻化石,2007年,作为北京奥运组委会项目专家,他入住奥运大厦也没有停止搜索,南古所的陈孝正通过严密的安检刚见到刘建就被他拉到一面墙上看化石。在攀枝花,他从炸石修路的石料中挽救了重要的足迹化石,也在花鸟市场地摊上收集过珍贵的化石。他说,要把自己收藏的化石拿出来建一个古生物艺术博物馆,因为,古生物不光有科研价值、展示价值,古生物还有古生物之美,有艺术价值。他要为此努力,这是他的梦想。
TAG: 化石 刘建
【已经有55人表态】
13票
感动
4票
路过
10票
高兴
4票
难过
5票
搞笑
6票
愤怒
6票
无聊
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