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化石网 >> 国内动态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绘图室:为化石造像,做科学成就的好“配角”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来源: 化石网 网站编辑:化石猎人
热度33票 浏览26次 时间:2018年10月12日 19:05
古脊椎所绘图师,从左到右依次为:郭肖聪、李荣山、史爱娟、许勇。

古脊椎所绘图师,从左到右依次为:郭肖聪、李荣山、史爱娟、许勇。

史爱娟绘制的阿霍氏树贼兽生态复原图。

史爱娟绘制的阿霍氏树贼兽生态复原图。

李荣山绘制的北京人复原图。

李荣山绘制的北京人复原图。

(化石网报道)据新华网:在我们的星球几十亿年的演变过程中,无数的物种诞生了,同时,也有无数的物种湮灭。沧海桑田,岁月赋予了这些物种一种神奇的存在方式——化石。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奉献一生,只为寻找化石秘密;他们默默无闻,用自己的青春年华孜孜不倦地还原地球过往的印记。近日,由中国古生物化石保护基金会联合新华公益推出的“平凡化石故事·非凡贡献人物”活动,将发掘这些在古生物化石发现、科研、修复、宣传、艺术展示、文化传承以及保护等方面做出不朽贡献的人物,揭开这些人物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8年8月24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徐星研究员领导的国际研究团队在《当代生物学》杂志发表最新研究成果,在中国发现两种新的恐龙:乌拉特半爪龙(Bannykus wulatensis)和彭氏西域爪龙(Xiyunykus pengi)。这两种恐龙的发现,改进了人类对阿尔瓦雷斯龙类如何减少和逐渐丢失手指这一复杂过程的理解。配合这篇论文的发表和有关新闻报道的科学插图,正是出自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绘图室的科学画师史爱娟之手。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她此时正身怀六甲,一边静静等待小宝宝的降生,一边还在用画笔认真地为远古的生物族群创生、造像。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绘图室安静地躲在所办公楼一隅,通常有4、5个画师在辛勤劳作。有1945年出生,中央美院附中毕业的,从事古生物绘画几十年的老画师在一笔一划地绘制恐龙头;有70后、80后的新一代对着显微镜、透图桌在为院士、专家的文章精心配图……与史爱娟一样,他们作为科学画师、艺术家,不但专业过硬、绘画技法扎实、深厚,更是潜心研究化石标本,研究古生物知识。

古生物化石插图,是科学绘画的一个分支,一般应用在古生物科研论文和专著中。大致可以分为骨骼写实素描图和古生物彩色生态复原图等。作为古生物科学研究的一项不可缺少的内容,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作用和科学意义。

古生物化石绘画,是集科研性、传播性和艺术性三位一体、相互融合的有机体。他们用作品表现的科研性,无论是在科研著作中描述标本的写实插图,论述过程的示意插图,还是成果部分预想的复原插图,都忠实于标本原件保留的科学信息,严谨的配合着文字描述。即使是具有假想成分的生态复原图,也是在已有科研成果基础上的综合体现。古生物绘图也是普通百姓认知科研知识,了解科研最新成果的最直观、最简化的载体。

追求艺术性是艺术家的天职,古生物绘画艺术也不例外。这里没有僵硬死板的科学挂图或者附图,他们运用专业、高超的艺术表现手法,丰富的艺术表现语言,鲜明的艺术表现风格,创作出具有科学性、艺术性,给人以美的享受的图画。

他们是用诚心和技艺衬托科学魅力的艺术家,是艺术家里的科技工作者,是科学绘画的国家队。他们绘制的标本作品多次登上Nature、Science、Scientific Reports、Journal of Vertebrate Paleontology、Journal of Systematic Paleontology、PeerJ、PLOS ONE、Biology Letters、《古脊椎动物学报》、《人类学学报》等国内外主流期刊,以及很多硕士、博士的毕业论文中。

郭肖聪,一位刚刚入职的青年科学画师,几年的时间已经辅助科研论文发表了多幅作品。她还参与了上海自然博物馆展示工程科学绘画项目、绍兴科技馆自然生命展区展示设计项目,共绘制70余幅科学绘画,部分作品展示并收藏于上海自然博物馆。

许勇,绘图室的大哥哥。他画的《热河原始鸟生态复原图》登上过Nature、Science。他的复原作品有着十足的中国传统工笔画的韵味,并且他还十分注重对科学绘画技法本身的深入研究,总结了铅笔素描法、钢笔线轮廓法、点点法、排线法、计算机画法等基本技法;在研究所内积极开设化石绘图培训班,为新一代古生物科研工作者们提高综合能力做出了努力。

李荣山,精神矍铄的老哥哥,退休后还坚守在科学绘图的第一线,已经在绘图岗位上工作了53年。他的古生物复原作品涵盖了中国大多数的自然类博物馆,包括北京自然博物馆、北京周口店古人类博物馆、北京王府井古人类博物馆、天津自然博物馆、甘肃和政古动物化石博物馆和上海自然博物馆等。近期李荣山为国家重点科技项目《中国古脊椎动物志》绘制插图。他笔下的一根根线条,排布得又稳又匀,不仅精准得表现出化石标本的科学特征,更给人以美的享受。

这些为化石造像的古生物科学画师们的成长,绝非一时之功,他们有着中国科学院一代又一代科学画师的传承,有着默默坚守甘于奉献的工匠精神,有着跨学科、深领域不断探究的科学精神,有着牢记使命、扎根科学创作为民的历史责任感。如此一支强有力的科学画师专业队伍组成的“配角”,是古生物科学研究领域的幸运。
TAG: 古生物
【已经有33人表态】
8票
感动
2票
路过
5票
高兴
3票
难过
2票
搞笑
2票
愤怒
6票
无聊
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