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化石网 >> 国内动态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广州中学生在肇庆怀集发现恐龙足迹化石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来源: 化石网 网站编辑:化石猎人
热度97票 浏览44次 时间:2022年1月24日 13:49
广州初中生在肇庆怀集发现恐龙足迹化石

广州初中生在肇庆怀集发现恐龙足迹化石

广州初中生在肇庆怀集发现恐龙足迹化石

广州中学生在肇庆怀集发现恐龙足迹化石

(化石网报道)据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杨再睿):2022年1月10日,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恐龙足迹研究团队宣布,他们在广东省肇庆市怀集县发现了一批恐龙足迹,这是该地区有关恐龙的首次报道,扩大了白垩纪恐龙在中国的分布范围。论文发表于国际古生物学期刊《历史生物学》。这一批恐龙足迹的发现,据称,一名来自广州的中学生也参与其中。1月22日,有关当事人接受了本报的视频采访,讲述了发现历程。

“偶然”发现

去年7月,刚刚初中毕业的倪子杰打算随母亲到桂林去参加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举办的论坛。因为了解到怀集县有白垩纪的地层,曾有地质队在此处挖出过疑似恐龙的动物骨骸,他们便在途经怀集县时停留了几个小时,开展实地勘察。

据介绍,在怀集县邻近高铁站的一处建筑工地上,发现一片裸露的岩层剖面,岩性比较细腻,上面有不少波痕,还有像鸡爪印一样的,边缘清晰,能连成串。结合已掌握的知识分析,该处极有可能是恐龙足迹遗留的化石。

据称,该月21日,倪父和儿子一起,在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邢立达课题组、地质与古生物专家张显球等专家学者的共同勘察下,对已暴露的恐龙足迹及其岩层层面进行了详细研究,并利用无人机,立体扫描等手段记录了足迹状况。经研究,该区域地层属于白垩系闸岗群马屋组,时代为早白垩世晚期–晚白垩世早期。

此前,广东的南雄、河源盆地,广西的那霸盆地,以及湖南的株洲盆地,都曾发现过恐龙化石,但在广东省西北部、广西东部和湖南省南部的交界地区,却鲜有关于恐龙化石的报道,怀集盆地几乎没有任何相关记载。

据介绍,怀集足迹点位于一个建筑工地的边缘,足迹暴露于砂岩表面,其上发育有明显的不对称波痕。

7个脚印

记者从邢立达发表的论文获悉,本次研究共发现7个兽脚类恐龙脚印,包括两个孤立足迹和一道行迹。其中,一道兽脚类恐龙行迹的保存状态最好,且向东北方向延伸。学者们暂时将其归入副强壮足迹。根据恐龙速度计算公式,可以估算出其行进速度约为2.57米/每秒,表明这是造迹者在小跑状态下留下的脚印。

论文称,另外两个孤立的足迹被分别归为了实雷龙足迹类和跷脚龙足迹类。被识别为实雷龙足迹的脚印较大,且显示出了明显的外边缘,然而,该处没有发现连续的足迹序列,反映造迹者可能踏入了一个底质较软的区域,随后又行进至较硬的地面,因此其他足迹没有留下,也可能是其他足迹在石化之前就已经风化了。被识别为跷脚龙足迹的脚印则较小,并且保存较差,只能大致识别出足迹边缘。

通过研究分析,学者们将本次发现的不同形态的足迹暂时归入了“副强壮足迹-实雷龙-跷脚龙足迹”组合,该兽脚类足迹组合曾出现于四川省和安徽省的白垩纪岩层。该足迹点所产出的类似的足迹化石组合表明,在白垩纪时期,中国的“副强壮足迹-实雷龙-跷脚龙足迹”组合可能分布更广。此外,怀集足迹点的化石记录作为该地区的唯一证据,有助于重建粤桂湘交界地区的白垩纪中期恐龙群,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

登上热搜

“广州初中生发现恐龙足迹”近日登上热搜。视频采访过程中,倪子杰和父亲一起回湖南老家。倪子杰说,自己在六年级时,曾经阅读过化石的相关书籍,对漂亮的化石产生兴趣。初中时,他在河源一处博物馆中看到许多恐龙蛋,受到触动,迷上了恐龙,随后开始了深入的了解和研究。他在网上还有很多经常互动的爱好者。

相关报道:广州初中生“偶然”发现恐龙足迹,广东有恐龙的地方又多了一个!

(化石网报道)据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刘晓星 见习记者:林欣潼):今年1月10日,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恐龙研究团队宣布,他们在广东省肇庆市怀集县发现了一批恐龙足迹。这是该地区有关恐龙的首次报道,扩大了白垩纪恐龙在中国的分布版图,具有重要科研价值。特别的是,这一批恐龙足迹最初的发现者,是一位来自广州的初中生——去年7月,刚刚初三毕业的倪子杰来到怀集县,在一处建筑工地边发现了这些恐龙脚印。

广州初中生“偶然”发现恐龙足迹,广东有恐龙的地方又多了一个!

为何一位初中生能发现恐龙足迹,这仅是偶然吗?1月22日,记者在广州市骏景中学见到了这位热爱古生物的少年。倪子杰高高的,微胖,笑起来很腼腆。他说,自己已看了大几千篇专业论文,最常去的地方是建筑工地和大山,足迹遍布广东。

7个脚印,让白垩纪恐龙在中国分布版图进一步扩张

去年7月,倪子杰去桂林参加全国化石爱好者大会。路上,他了解到怀集县有白垩纪的地层,听说曾有地质队在此处挖出过疑似恐龙的动物骨骸,便和妈妈一起前往寻找。

到了怀集县,倪子杰定了几个点前往勘察,却无所获。准备离开时,在邻近高铁站的一处建筑工地上,他看到一片裸露的岩层剖面,岩性比较细腻,上面有不少波痕,“可能在白垩纪时曾是湖滩”,还有像鸡爪印一样的,边缘清晰,能连成串。“当时想着会不会是恐龙足迹,就拍照在微博上发给了邢立达教授。”

据媒体报道,当月21日,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邢立达课题组、地质与古生物专家张显球等专家学者,以及倪子杰及其父亲来到了怀集,对已暴露的恐龙足迹及其岩层层面进行详细研究。据介绍,该区域地层属于白垩系闸岗群马屋组,时代为早白垩世晚期–晚白垩世早期。

当时,恐龙足迹暴露于砂岩表面,其上发育有明显的不对称波痕。研究人员共发现7个兽脚类恐龙脚印,包括一道行迹和两个孤立足迹。其中,由5个脚印组成的一道完整兽脚类恐龙行迹的保存状态最好,尺寸中等,被归入副强壮足迹属。另外两个孤立的足迹分别被归为了实雷龙足迹类和跷脚龙足迹类。

今年1月10日,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恐龙足迹研究团队宣布怀集县这一恐龙足迹具有重要科学价值,论文发表于国际古生物学学术期刊《历史生物学》。

学者们将这一批足迹暂时归入了“副强壮足迹—实雷龙—跷脚龙足迹”组合,这样的兽脚类足迹组合曾出现于四川省和安徽省的白垩纪岩层。但与后两地出现的组合相比,怀集足迹点的纬度相对较低。因此,怀集足迹点所产出的类似的足迹化石组合可以表明,在白垩纪时期,中国的“副强壮足迹-实雷龙-跷脚龙足迹”组合可能分布更广。

此前,广东的南雄、河源盆地,广西的那派盆地以及湖南的株洲盆地都曾发现过恐龙化石,但在广东西北部、广西东部和湖南南部的交界地区却鲜有关于恐龙化石的报道,怀集盆地也几乎没有任何相关记载。这次怀集足迹点的化石记录作为该地区的唯一证据,有助于重建粤桂湘三地交界地区的白垩纪中期恐龙群。

少年足迹遍布广东,发现化石并非偶然

“广州初中生发现恐龙足迹”的话题曾登上热搜。许多网友说:“我看到恐龙足迹的话,只会认为是石头上有坑。”倪子杰今年16岁,这是他首次发现恐龙足迹,但这并不是他首次发现古生物化石。在父亲倪朝阳看来,儿子这次小小的高光时刻,并非偶然,更多源于积累。

倪子杰对古生物的热爱始于六年级。“当时看到一本讲化石的书,觉得化石很漂亮,然后就慢慢深入了解。”倪子杰对古植物、昆虫、鱼等古生物都十分感兴趣。初中时,他在河源一处博物馆中看到许多恐龙蛋,又受到触动,迷上了恐龙。

他自学了许多关于古生物和化石的知识。“平常我喜欢看专业论文,看地质图找相应的剖面,在卫星图上面定点。”三年多时间,他已经看了大几千篇论文,其中不乏英文论文。

周末及假期,只要有空,倪子杰就会和爸爸一起在省内到处跑,并非游山玩水,而是寻矿探石。他们的足迹遍布广东,也到过老家湖南。佛山三水盆地的化石资源丰富,他们更是去了一两百次。“所以这么高频率地跑,发现恐龙足迹也不算偶然,更多源于积累。”其父亲倪朝阳说。

跑的次数多了,倪子杰也慢慢摸索到广东地区各个时代化石的特点,还有了一套勘察流程——“先看是不是沉积岩;二看年代,广东这边泥盆纪以前的地层很多都变质了,所以化石很少;三看岩性,在砾岩中很难找到化石,石头变质了也很难找到化石。”

建筑工地和大山是倪子杰最爱的两个地方。因化石形成于沉积岩层中,在建筑工地施工挖开的岩层中,山体断面处,都更容易找到化石。

家里摆满了儿子挖来的化石、矿,倪朝阳形容“乱七八糟一大堆”。平常,儿子钻入山里,倪朝阳会在车里乘凉、吹空调,“山上蚊子又多又闷热,我是受不了的。”而对倪子杰来说,这份行动力源于热爱,“到山里找石头并不累,很幸福。”

跟石头较上劲的少年,朋友都是“忘年交”

倪朝阳十分支持儿子的爱好,保护着他热爱采石挖矿的这股“犟劲”。“小时候带他去爬山,回来之后他两个口袋里都会装满石头,口袋是脏的,指甲缝里都是土,但我们不会骂他。”知道湖南常德桃源县有座山上盛产玛瑙,倪朝阳还专门自驾200多公里,带儿子去捡石头。

在探索古生物学这一爱好的过程中,倪子杰提出的问题常常超出学校地理老师的能力范畴,因此他还会主动找专家学者求知解惑——在网上看到专家教授的联系方式,自己就找过去拜访。“钻入石头堆里”的少年,常常与同龄人聊不到一块。说到这,倪子杰腼腆地笑了,“他们都觉得我傻傻的。”倪朝阳打趣道,儿子的朋友都是有一定年纪的学者,其中不乏“忘年交”。“看到这么认真的孩子,他们都会被他的求学热情打动。”

倪子杰初中就读于广州市骏景中学。在学校2019年12月举办的科技节中,他摆了一个摊位,展示的全是自己在广州周边及外地发现的矿和化石,引人注目。“与众不同的是这个帅哥‘不务正业’,跟石头耗上了,我看好你!”当时学校德育处主任秦东翔发了一条朋友圈,在他的教学经历中,这样的孩子难得一见。

未来,倪子杰想报考与古生物学相关的专业。目前在肇庆读高中的他,学业忙了起来,“挖石头”的时间也少了。倪朝阳有些担忧,儿子偏科,成绩一般。“他喜欢文科,而大部分学校的古生物专业需要选择理科,但是路还很长,我支持他一直走下去。”秦东翔表示,希望未来人才评价能进一步多元化,尊重特色人才个性化发展,“让这些在某些方面特别突出的孩子,不受分数约束,都有机会一展所长。”

跟石头较上劲的少年,其好奇心与行动力十分珍贵。采访结束后,倪子杰和父亲一起回湖南老家。路上,在英德的一处山里,倪子杰又拿上地质锤,下车去敲起了岩石。
TAG: 化石 恐龙
【已经有97人表态】
12票
感动
11票
路过
9票
高兴
11票
难过
15票
搞笑
14票
愤怒
12票
无聊
1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