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化石网 >> 最新研究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9600万年前在现今美国德州河口三角洲内住着现代鳄鱼的亲戚Scolomastax sahlsteini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来源: 化石网 网站编辑:化石猎人
热度73票 浏览88次 时间:2019年6月25日 08:50
这幅重建图画出Scolomastax sahlsteini正在吃一只肺鱼的残骸。

这幅重建图画出Scolomastax sahlsteini正在吃一只肺鱼的残骸。

(化石网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9600万年前,在现今美国德州阿灵顿市(Arlington)辽阔的河口三角洲内住了一种名叫Scolomastax sahlsteini的动物,它是现代鳄鱼的小型亲戚。这只有古怪下颚的新发表生物,展示出白垩纪鳄形类动物丰富的多样性。

距今9600万年前,美国德州达拉斯(Dallas)市郊曾是一片丰茂的河口三角洲,这里住着海龟、恐龙、鱼类──和一种长得像鳄鱼,食性却可能像负鼠的古怪生物。

这只新发现的动物被称为Scolomastax sahlsteini,属于鳄形类(crocodyliform)成员,是现生鳄鱼(crocodile)和短吻鳄(alligator)已灭绝的远房亲戚。 它的身长介在90至180公分之间,右下颚显示它的牙齿数量比现生鳄鱼亲戚要少,但型态也更加多元。

这些特征和一些咀嚼坚硬或者多样食物的现生动物一致,因此Scolomastax很有可能是杂食性动物。 相较之下,现生鳄鱼是肉食动物,擅长伏击靠近水边的猎物。

「它似乎站在一个现代鳄鱼和短吻鳄不会出现的生态区位上,」第一作者克里斯多福. 诺托(Christopher Noto)说道,他是威斯康辛大学帕克赛德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Parkside)的古生物学家。 「现生鳄鱼和短吻鳄并不是『活化石』。 」它们仅是幸存者,而且只表现出远古亲戚一小部分的生活型态。

野生动物城市?

这种6月初发表在《解剖学纪录》(The Anatomical Record)期刊上的奇特爬行动物是德州阿灵顿祖龙遗址(Arlington Archosaur Site)出土过最大的古生物。 这处遗址大约已有9600万年之久,年代落在白垩纪,当时一条宽广的海道从加拿大西部延伸至墨西哥湾。 这条海道将北美洲切分两块古老大陆:西边是拉腊米迪亚(Laramidia),东边则是阿帕拉契(Appalachia)。

北美洲许多白垩纪化石遗址,例如犹他州惊人的角龙遗址,都捕捉了拉腊米迪亚大陆的过去时光。 不过阿灵顿祖龙遗址记录着一片阿帕拉契大陆上的河口三角洲,远比其他遗址珍稀。 更稀有的是,Scolomastax属于副短吻鳄科(Paralligatoridae),该科化石通常出现在亚洲。 身为阿帕拉契大陆发现的史上第一例副短吻鳄,Scolomastax的存在支持以下说法:早在海水将北美大陆一分为二以前的早期白垩纪,亚洲和北美洲的动物混杂共生。

「阿灵顿祖龙遗址很酷,因为它所代表的年代与地域鲜少有化石出土,」共同作者史蒂芬妮. 德兰赫勒-霍顿(Stephanie Drumheller-Horton)说道,他是田纳西大学(University of Tennessee)的古生物学家。 「阿帕拉契大陆依然充满谜团,所以在这个遗址找到的任何东西都大有贡献。 」

2003年,当时在德州大学阿灵顿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Arlington)就读研究所的德瑞克. 缅恩(Derek Main)参与了阿灵顿祖龙遗址的发现。 缅恩接着肩负遗址监管的任务,直到他于2013年骤逝。 同年,诺托接管遗址计划,并且在国家地理学会的部分赞助下持续领导遗址研究至今。

如果你想象中的化石发掘现场是像电影《侏罗纪公园》(Jurassic Park)那样刮着风的荒地,阿灵顿祖龙遗址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这处遗址位在美国德州阿灵顿市的大型计划小区维里狄恩(Viridian)里, 属于达拉斯-沃斯堡(Dallas-Fort Worth)都会区范围内的市郊住宅区。

「(这个遗址)有趣的是,站起来看向某个方向,你面前是挖出所有化石的那面墙,再转个身,你真的可以看到远处达拉斯牛仔队的美式足球场,」德兰赫勒-霍顿说。

古老的赠礼

虽然听起来很怪,不过这座遗址邻近都市的地理位置有助于古生物学家保护与研究遗址。 大部分的挖掘人员都是志工,其中许多人来自达拉斯古生物研究社(Dallas Paleontological Society)。 其中一位亚特. 萨尔斯泰因(Art Sahlstein)是当地的业余古生物学家,也是遗址共同发现者与Scolomastax的发现者。 学者因此将这只爬虫类的种名订为sahlsteini以纪念他的贡献。

「(这样)学术界与公众的合作关系让学界的古生物学家和业余的化石爱好者聚在一起,淬炼出相当独特的成果,」诺托说。 「我确实认为这类型的关系存在一个模板,在这之中我们想要增进大众对于古生物学的知识与欣赏,包括古生物学是什么,以及我们研究化石纪录能学到什么。 」

达拉斯佩罗自然科学博物馆(Perot Museum of Nature and Science)负责收藏该遗址出土的化石,目前标本总量已经增加至数千件了。 这笔捐赠包含多种恐龙、植物与鱼类的遗骸;一只名叫Deltasuchus的巨大鳄形类;至多九种已灭绝海龟;可能还有一种小型蛇类的遗骸。 德兰赫勒-霍顿补充说明,遗址也保存了上百件粪便化石。

目前遗址暂停开挖,研究人员转而关注已经出土的大量标本。 不过诺托说前方可能还藏着更多惊喜与链接人们和遥远过去的机会。

「我们常常听到来遗址参观的人或者志工说,我完全不知道脚下有这些东西,不知道这些东西就近在身边,」诺托说。 「听了非常欣慰。 」
TAG: 鳄鱼
【已经有73人表态】
15票
感动
13票
路过
10票
高兴
5票
难过
6票
搞笑
9票
愤怒
7票
无聊
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