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化石网 >> 最新发现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重大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来源: 化石网 网站编辑:化石猎人
热度20票 浏览54次 时间:2019年12月06日 10:41
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重大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

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重大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

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重大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

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重大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

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重大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

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重大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

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重大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

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重大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

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重大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

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重大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

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重大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

(化石网报道)据文汇报(驻陕记者 韩宏):今天下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为解决事关秦岭地区旧石器考古学研究的重大课题,该院等四家单位组成的研究团队在秦岭南麓和巴山北麓的汉中盆地开展的专项调查中,发现了明确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洞穴遗址——疥疙洞遗址。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8年至2019年,对该洞穴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并开展多学科研究,获得一批丰富的古人类活动遗迹和遗物。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和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客座研究员王社江博士说:“疥疙洞遗址,是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遗址中罕见的、保留了距今10-1.5万年期间人类化石和丰富文化遗存的洞穴遗址,具有十分重大的学术意义。”

为解决重大课题,他们在秦岭地区跋山涉水

中国及东亚地区的早期现代人是演化自本土古人群,还是自非洲迁徙而来?中国南北过渡地带秦岭地区的旧石器文化发展演化的过程为何?秦岭地区旧石器时代石器工具的制造和使用者是谁,他们的体质特征为何?这些事关中国和秦岭地区旧石器考古学研究的重大课题,有赖于考古材料的新发现和深入研究的持续开展。

据介绍,针对上述问题,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汉中市南郑区龙岗寺遗址管委会办公室等组成的研究团队,在秦岭地区经过持续数十年的不懈努力,共发现旧石器遗址400余处,采集和发掘出土不同时期的旧石器20余万件,已发现的遗址以旧石器时代早期旷野遗址为主,洞穴遗址仅有旧石器时代早期的洛南龙牙洞遗址。从2017年以来,他们在汉中盆地开展了以探寻更新世洞穴遗址为导向的专项调查,调查的重点是汉中市南郑区龙岗寺旧石器遗址所在地的梁山及周边地区,在南郑区梁山镇南寨村附近发现了疥疙洞遗址。

27平方米发掘范围内,出土了上万个宝贝

疥疙洞遗址,位于汉中市南郑区梁山镇南寨村附近。这个洞地处龙岗寺旧石器遗址所在地的梁山余脉、汉江右岸第三级阶地上,洞穴朝向西北,调查中发现了丰富的石制品和动物化石。本次发掘以探寻秦岭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存为学术目标,以科学、精细化的方法为手段,共发掘1×1平方米探方27个。发掘中开展了多学科研究,在27平方米的发掘范围内发现人类活动面、石器加工点、火塘等遗迹,出土人类化石、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等遗物万余件。

据王社江介绍,疥疙洞遗址地层堆积厚约1.6米,可划分为13层,其中第3-10层为旧石器时代文化层。根据地层关系、堆积特点及初步的光释光测年结果,古人类利用疥疙洞的过程可划分为三个时段:

第一期遗存为第10-9层,出土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100余件,遗物分布较稀疏。该时段人类仅偶尔在洞穴活动,绝对年代为距今约10万年或更早;第二期遗存为第8-6层,出土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1400余件,遗物分布较密集。该时段是人类在洞穴活动频繁的时期,绝对年代为距今约7-5万年。

第三期遗存为第5-3层,堆积为浅黄棕色粉砂,夹较多灰岩角砾。发现人类活动面1处、石器加工点3处、火塘2处;出土人类化石、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等遗物万余件,遗物分布十分密集。王社江说:“这一时段是人类活动的繁盛期,洞穴被人类作为居址长期利用,绝对年代为距今约3-1.5万年。”

人类活动面位于第4层以下,具有明显的踩踏面。人类活动面上的遗迹和遗物分布较有规律,其中石制品集中发现于洞口区域,见有原地加工石器的石器加工点,显示出洞口区域曾作为石器加工的场所;火塘发现于洞口东侧,其旁见有较多烧骨和石制品,应是人类日常生活、取暖和消费的区域;动物化石多集中分布于洞内近洞壁处和洞口石柱下方的低矮处。王社江说,“这些区域应是人类堆弃消费品的区域。”第5层下也见有1处火塘,位于洞口处,以火塘为中心分布于较多的石制品、动物化石和烧骨。原生地层中出土2枚早期现代人牙齿化石,分别发现于第4层和第3层。此外,在早年被人工搬运至洞外的、含石制品和动物化石的堆积中筛洗发现人类牙齿4枚、头骨残块3块,这些筛洗出土的人类遗骸石化程度多与原生地层中出土的人类化石相当。

“我们出土了石制品1500余件,原料以石英砾石为主,其次是石英岩和凝灰岩砾石。类型包括石锤、石核、石片、工具、断块和片屑,构成了石器生产和使用的不同环节。工具大多以石片为毛坯,多为中小型刮削器,存在少量尖状器,偶见个体较大的重型刮削器。主体属于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动物化石及烧骨8000余件,大多为碎骨,牙齿化石亦较丰富。初步鉴定有鹿、麂、牛、剑齿象、犀、野猪、大熊猫、熊、狼、最后鬣狗、黄鼬、豪猪等20余种,其中鹿科和牛科动物占绝大多数,属于晚更新世‘大熊猫-剑齿象‘动物群。”王社江介绍说。

相关报道: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

(化石网报道)据中新网西安12月5日电(田进):陕西省考古研究院5日透露,该省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发掘获重大发现,在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及共生的小石片工业类型的石器,为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早期现代人演化自本土古人群假说提供重要的考古学证据。

2017年以来,研究团队在秦岭南麓和巴山北麓的汉中盆地开展了以探寻更新世洞穴遗址为导向的专项调查,在南郑区梁山镇南寨村附近新发现疥疙洞遗址。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客座研究员王社江介绍,在27平方米的发掘面积中,发现人类活动面、石器加工点、火塘等遗迹,出土人类化石、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等遗物万余件。

遗址地层堆积厚约1.6米,可划分为13层,其中第3—10层为旧石器时代文化层。古人类利用疥疙洞的过程可分为三个时段。

第一期遗存为第10—9层,出土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100余件,工具多见以石片为毛坯生产的小型刮削器。该时段人类仅偶尔在洞穴活动,绝对年代为距今约10万年或更早。

第二期遗存为第8—6层,出土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1400余件。石制品600余件,包括石核、石片、工具等;工具多见以石片为毛坯的小型的刮削器,其次为尖状器。动物化石多见碎骨,牙齿化石亦较多见,主要为鹿科和牛科动物。该时段是人类在洞穴活动频繁的时期,绝对年代为距今约7—5万年。

第三期遗存为第5—3层,发现人类活动面1处、石器加工点3处、火塘2处;出土人类化石、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等遗物万余件,遗物分布十分密集。

人类活动面位于第4层以下,具有明显的踩踏面。人类活动面上的遗迹和遗物分布较有规律,其中石制品集中发现于洞口区域,显示出洞口区域曾作为石器加工的场所;火塘发现于洞口东侧,其旁见有较多烧骨和石制品,应是日常生活、取暖区域;动物化石多集中分布于洞内近洞壁处和洞口石柱下方的低矮处,这些区域应是人类堆弃消费品的区域。第5层下亦见有1处火塘,位于洞口处,以火塘为中心分布于较多的石制品、动物化石和烧骨。

原生地层中出土2枚早期现代人牙齿化石,分别发现于第4层和第3层。另在早年被人工搬运至洞外的、含石制品和动物化石的堆积中筛洗发现人类牙齿4枚、头骨残块3块,这些筛洗出土的人类遗骸石化程度多与原生地层中出土的人类化石相当。

考古发现石制品1500余件,类型包括石锤、石核、石片、工具、断块和片屑,构成了石器生产和使用的不同环节。工具大多以石片为毛坯,多为中小型刮削器,存在少量尖状器,偶见个体较大的重型刮削器。主体属于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动物化石及烧骨8000余件,大多为碎骨,牙齿化石亦较丰富。初步鉴定有鹿、麂、牛、剑齿象、犀、野猪、大熊猫等20余种。

该时段是人类活动的繁盛期,洞穴被人类作为居址长期利用,绝对年代为距今约3—1.5万年。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张改课表示,疥疙洞遗址是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遗址中罕见的、保留了距今10—1.5万年期间人类化石和丰富文化遗存的洞穴遗址,具有十分重大的学术意义。该遗址发现的人类化石,具有典型的早期现代人特征,是中国南北过渡地带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的早期现代人化石,为研究秦岭地区晚更新世晚期的人类体质特征、现代人在中国境内的扩散与时空分布提供了十分关键的材料。

该遗址对于研究中国古人类体质及其文化的连续演化、不间断发展和旧石器时代中-晚期的过渡提供了珍贵证据。为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早期现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人群的假说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学证据。

该发现填补了秦岭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洞穴类型居址的空白,对研究早期人类洞穴和旷野阶地两种类型的居址形态和生计方式提供了重要的资料,同时对研究秦岭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石器工业面貌、人类技术行为方式、旧石器文化发展及演变过程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

此外,秦岭中西部地区既往发现的晚更新世动物化石数量很少,疥疙洞遗址出土有数量众多、种类丰富的动物化石,且与人类活动密切相关,极大地丰富了秦岭地区晚更新世的动物化石材料,为研究该时期动物种群演变、人类生存环境背景等也提供了重要的研究素材。

相关报道:10万年前,“秦岭深处有人家”?秦岭地区首次发掘早期现代人化石及生活遗迹

(化石网报道)据陕西传媒网(王瑛):有关于人类起源的问题,总能引起人们天然的好奇心,“我们从哪里来,往何处去?”考古工作者一直没有停下追寻的脚步。2017年以来,研究团队在秦岭南麓和巴山北麓的汉中盆地开展了以探寻更新世洞穴遗址为导向的专项调查,在南郑区梁山镇南寨村附近新发现疥疙洞遗址,并获得重大发现。该遗址是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遗址中罕见的、保留了距今10-1.5万年期间人类化石和丰富文化遗存的洞穴遗址,也是在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具有十分重大的学术意义。

持续数十年的不断探索

中国南北过渡地带秦岭地区的旧石器文化发展演化的过程是什么?秦岭地区旧石器时代石器工具的制造和使用者是谁,他们有哪些体质特征?针对上述问题,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等单位的科研人员在中国南北过渡地带的秦岭地区进行了持续数十年的不懈努力。研究团队共发现旧石器遗址400余处,采集和发掘出土不同时期的旧石器20余万件,已发现的遗址以旧石器时代早期旷野遗址为主,洞穴遗址仅有旧石器时代早期的洛南龙牙洞遗址。

为了弥补秦岭中西部地区旧石器时代中、晚期洞穴类型遗址发现的短板,2017年开始,研究团队在秦岭南麓和巴山北麓的汉中盆地开展了专项调查,重点调查了汉中南郑区龙岗寺旧石器遗址所在地的梁山及周边地区,在南郑区梁山镇南寨村附近新发现疥疙洞遗址。该洞位于梁山余脉、汉江右岸第三级阶地上,龙岗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西北约3公里处。洞穴朝向西北,调查过程中发现了丰富的石制品和动物化石。近年来,因农业综合开发过程中建成的小水库蓄水,导致洞内堆积不时被库区上升的水位所淹没。2018至2019年,研究团队对该洞穴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10万年前秦岭地区已有人类活动痕迹

本次发掘面积为27平方米,共发现人类活动面、石器加工点、火塘等遗迹,出土人类化石、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等遗物万余件。遗址地层堆积厚约1.6米,可划分为13层,其中第3-10层为旧石器时代文化层。“根据地层关系、堆积特点及初步的光释光测年结果,古人类利用疥疙洞的过程可划分为三个时段。”据中国科学院胡脊椎动物和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王社江博士介绍,第一期遗存出土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100余件,遗物分布较稀疏。石制品数量较少,工具多见以石片为毛坯生产的小型刮削器。动物化石多为碎骨,少量为牙齿化石,以鹿科、牛科动物较常见。“该时段人类仅偶尔在洞穴活动,绝对年代为距今约10万年或更早。”

第二期遗存为出土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1400余件,遗物分布较密集。其中石制品600余件,类型包括石核、石片、工具、断块和片屑。工具多见以石片为毛坯的小型的刮削器,其次为尖状器;属于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动物化石多见碎骨,牙齿化石亦较多见,主要为鹿科和牛科动物。该时段是人类在洞穴活动频繁的时期,绝对年代为距今约7-5万年。

而第三期遗存发现人类活动面1处、石器加工点3处、火塘2处,出土人类化石、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等遗物万余件,遗物分布十分密集。人类活动面位于第4层以下,具有明显的踩踏面。“人类活动面上的遗迹和遗物分布较有规律,其中石制品集中发现于洞口区域,见有原地加工石器的石器加工点,显示出洞口区域曾作为石器加工的场所。火塘发现于洞口东侧,其旁见有较多烧骨和石制品,应是当时人类日常生活、取暖和消费的区域。动物化石多集中分布于洞内近洞壁处和洞口石柱下方的低矮处,这些区域应是堆弃消费品的区域。”

最值得注意的是,在第4层和第3层分别出土2枚早期现代人牙齿化石,在早年被人工搬运至洞外的含石制品和动物化石的堆积中,也筛洗发现人类牙齿4枚、头骨残块3块。石制品1500余件,主体属于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类型包括石锤、石核、石片、工具、断块和片屑,构成了石器生产和使用的不同环节。动物化石及烧骨8000余件,初步鉴定有鹿、麂、牛、剑齿象、犀、野猪、大熊猫、熊、狼、最后鬣狗、黄鼬、豪猪等20余种,属于晚更新世“大熊猫-剑齿象”动物群。“这个时段是人类活动的繁盛期,洞穴被人类作为居址长期利用,绝对年代为距今约3-1.5万年。”

“移民”还是“原生”?本次发现提供了重要研究材料

中国及东亚地区的早期现代人是演化自本土古人群,还是自非洲迁徙而来?本次发现为研究秦岭地区晚更新世晚期的人类体质特征、现代人在中国境内的扩散与时空分布提供了十分关键的材料。“该遗址发现的人类化石,具有典型的早期现代人特征,是中国南北过渡地带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的早期现代人化石。”王社江告诉记者,该遗址地层堆积基本连续,层位关系清楚,出土遗物性质明确,对于研究中国古人类体质及其文化的连续演化、不间断发展和旧石器时代中至晚期的过渡提供了弥足珍贵的证据。特别是从中发现的共生关系清晰的早期现代人化石和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系统的石器,显示其制作和使用者应是生活在疥疙洞附近的早期现代人。而小石片石器工业是华北地区自旧石器时代早期以来长期流行的、由中国本土直立人创造的石器工业,从直立人阶段到早期现代人阶段,中国石器的类型和制作技术并未发展明显的转变,这充分表明该地区的早期现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老的人群。“因此,这一发现为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早期现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人群的假说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学证据。”

秦岭地区此前尚未有明确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洞穴遗址发现,疥疙洞遗址的石器工业面貌与本地区早更新世晚期至中更新世早期的石器工业面貌基本一致,填补了秦岭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洞穴类型居址的空白,对研究早期人类洞穴和旷野阶地两种类型的居址形态和生计方式提供了重要的资料,同时对研究秦岭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石器工业面貌、人类技术行为方式、旧石器文化发展及演变过程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

此外,秦岭中西部地区既往发现的晚更新世动物化石数量很少,疥疙洞遗址出土有数量众多、种类丰富的动物化石,且与人类活动密切相关,极大地丰富了秦岭地区晚更新世的动物化石材料,为研究该时期动物种群演变、人类生存环境背景等也提供了重要的研究素材。

相关报道:陕西秦岭南麓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及石器

(化石网报道)据陕西日报(郭青):我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取得突破性成果。12月5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对外发布消息,考古工作者在陕西秦岭南麓的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洞穴遗址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及共生的工业类型的石器。这为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早期现代人演化自本土古人群学说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学证据。

中国及东亚地区的早期现代人是演化自本土古人群还是自非洲迁徙而来?中国南北过渡地带秦岭地区旧石器时代石器工具的制造和使用者是谁?秦岭地区的旧石器文化发展演化的过程如何?这些事关中国和秦岭地区旧石器考古学研究的重大课题,有赖于考古材料的新发现和持续深入的研究。

1995年以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等单位的科研人员在秦岭地区进行了20多年的考古调查与发掘,发现了洛南龙牙洞遗址等一批旧石器时代早期旷野遗址,但旧石器时代洞穴类型遗址却从未发现。

2017年,科研人员在陕西秦岭南麓和巴山北麓的汉中盆地南郑区梁山镇南寨村附近新发现疥疙洞遗址。2018年至2019年,由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等单位组成的考古队对该洞穴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在27平方米的发掘面积中,发现人类活动面、石器加工点、火塘等遗迹,出土人类化石、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等物品万余件。

负责本次考古发掘的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客座研究员王社江介绍,遗址地层堆积厚约1.6米,可划分为13层。根据地层关系、堆积特点及光释光测年结果,确定古人类利用疥疙洞的过程可划分为3个时段,绝对年代为距今约10万年或更早,持续至距今3万年—1.5万年。  

王社江说,本次发掘出土石制品1500余件,类型包括石锤、石核、石片、工具、断块和片屑,构成了石器生产和使用的不同环节。动物化石及烧骨8000余件,初步鉴定有鹿、麂、牛、剑齿象、犀、野猪、大熊猫、熊、狼、黄鼬、豪猪等20余种,其中鹿科和牛科动物占绝大多数。

疥疙洞遗址保留了距今10万年—1.5万年间人类化石和丰富文化遗存。该遗址发现的人类化石具有典型的早期现代人特征,是中国南北过渡地带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的早期现代人化石,为研究秦岭地区晚更新世晚期的人类体质特征、现代人在中国境内的扩散与时空分布提供了十分关键的材料。

相关报道:10万年前就有人类活动了!秦岭地区首次发掘早期现代人化石

(化石网报道)据华商报(马虎振):12月5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的重要考古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即晚期智人)化石及共生的小石片工业类型石器,这为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早期现代人演化自本土古人群假说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学证据。

发掘现场

27平方米发掘面积中发现人类化石等遗物万余件

据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王社江研究员介绍,该洞穴遗址位于梁山余脉、汉江右岸第三级阶地上,龙岗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西北约3公里处。2018~2019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和南郑区龙岗寺遗址管理委员会办公室联合组队对该洞穴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在27平方米的发掘面积中,发现人类活动面、石器加工点、火塘等遗迹,出土人类化石、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等遗物万余件。

遗址地层堆积厚约1.6米,可划分为13层,其中第3~10层为旧石器时代文化层。根据地层关系、堆积特点及初步的光释光测年结果,古人类利用疥疙洞的过程可划分为三个时段:

第一期遗存为第10~9层,石制品数量较少,原料以石英砾石为主,工具多见以石片为毛坯生产的小型刮削器。动物化石多为碎骨,少量为牙齿化石,以鹿科、牛科动物较常见。该时段人类仅偶尔在洞穴活动,绝对年代为距今约10万年或更早。

第二期遗存为第8~6层,出土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1400余件,遗物分布较密集。其中石制品600余件,原料以石英砾石为主,其次为石英岩和凝灰岩砾石;类型包括石核、石片、工具、断块和片屑;工具多见以石片为毛坯的小型刮削器,其次为尖状器;属于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动物化石多见碎骨,牙齿化石亦较多见,主要为鹿科和牛科动物。该时段是人类在洞穴活动频繁的时期,绝对年代为距今约7万~5万年。

第三期遗存为第5~3层,发现人类活动面1处、石器加工点3处、火塘2处;出土人类化石、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等遗物万余件,遗物分布十分密集。

人类活动

洞穴曾被人类作为居址长期利用

发现多块牙齿和头骨残块化石

据介绍,人类活动面位于第4层以下,具有明显的踩踏面。人类活动面上的遗迹和遗物分布较有规律,其中石制品集中发现于洞口区域,有原地加工石器的石器加工点,显示出洞口区域曾作为石器加工的场所;火塘发现于洞口东侧,其旁有较多烧骨和石制品,应是人类日常生活、取暖和消费的区域;动物化石多集中分布于洞内近洞壁处和洞口石柱下方的低矮处,这些区域应是人类堆弃消费品的区域。第5层下亦见有1处火塘,位于洞口处,以火塘为中心分布于较多的石制品、动物化石和烧骨。

原生地层中出土2枚早期现代人牙齿化石,分别发现于第4层和第3层。另在早年被人工搬运至洞外的、含石制品和动物化石的堆积中筛洗发现人类牙齿4枚、头骨残块3块,这些筛洗出土的人类遗骸石化程度多与原生地层中出土的人类化石相当。

石制品1500余件。原料以石英砾石为主,其次为石英岩和凝灰岩砾石。类型包括石锤、石核、石片、工具、断块和片屑,构成了石器生产和使用的不同环节。工具大多以石片为毛坯,多为中小型刮削器,存在少量尖状器,偶见个体较大的重型刮削器。主体属于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

动物化石及烧骨8000余件,大多为碎骨,牙齿化石亦较丰富。初步鉴定有鹿、麂、牛、剑齿象、犀、野猪、大熊猫、熊、狼、最后斑鬣狗、黄鼬、豪猪等20余种,其中鹿科和牛科动物占绝大多数,属于晚更新世“大熊猫——剑齿象”动物群。

该时段是人类活动的繁盛期,洞穴被人类作为居址长期利用,绝对年代为距今约3万~1.5万年。

学术意义

给“多中心起源说”提供很明确的证据指向

王社江表示,疥疙洞遗址是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遗址中罕见的、保留了距今10万~1.5万年期间人类化石和丰富文化遗存的洞穴遗址,具有十分重大的学术意义。

“学术界普遍认为,世界上的人类都起源于非洲,第一批人类从非洲走出的时间是180万年前,逐渐分布到世界各地。但关于现代人(即晚期智人)的起源,国际学术界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现代人类大概是在20万年前左右从非洲起源,10万年前开始走出非洲,七八万年前大规模走出,一拨向北扩散,另外一拨沿着阿拉伯半岛向东到印巴次大陆,然后向外继续扩散。扩散的过程中,这种现代人带着先进的文化和石器加工技术,具有更强的适应性,取代了各地第一批从非洲走出来的直立人的后裔,这是西方主流的一个学术观点。而我国很多学者认为,现代人类应该是‘多中心起源’。这种观点认为,早期从非洲走出来的直立人的后裔一直在各地演化,演化过程中可能吸收了一些后期从非洲走出来的人类的基因。”

“我们把这个洞穴用现代光释光等两种方法进行了测年,有人类制造的石器和动物化石的最深的层位,一种方法测得是大于10万年或10万年左右,另一种方法测得大概是在7万年左右。不管怎么说,人类最早期占据这个洞穴的时间不会晚于七八万年前。而上面的层位测量数据显示,大概年代在1.5万年左右。也就说,从七八万年前一直到1.5万年前,人类是在洞穴里面长期生活的。从七八万年前到1万年前,是现代人起源非常关键的时期。现代人的起源和发展,就是在这个阶段完成的。我们发现的早期现代人类牙齿化石,也刚好处于这个关键时期。按照西方主流学术观点,若是从非洲走出的人类来取代了当地人,在这个时期他们应该是带着更先进的石器工具过来。但这次考古发掘发现,与现代人牙齿化石伴生的,仍然是我国北方长期以来从早更新世一两百万年以来一直流行的老一套技术体系的东西。这正好给‘多中心起源说’提供了一个很明确的证据指向。”

王社江表示:“这次发现的现代人化石,是整个秦岭中西部,也就是从豫西山地到秦岭起源地再到青藏高原东沿这整个区域里,第一次发现的现代人化石。共生关系清晰的早期现代人化石和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系统的石器,显示其制作和使用者应是生活在疥疙洞附近的早期现代人。而小石片石器工业是华北地区自旧石器时代早期以来长期流行的、由中国本土直立人创造的石器工业,从直立人阶段到早期现代人阶段,中国石器的类型和制作技术并未发生明显的转变,这充分表明该地区的早期现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老的人群。因此,这一发现为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早期现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人群的假说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学证据。”

“此外大量的动物化石的发现,可以帮助我们了解那个时代的自然地理环境背景。我们发现的有些动物已经绝灭了,但还有很多是现生动物种类。这些动物和人类伴生,动物是人类狩猎采集的目标,同时也可能和人类争夺资源,从考古发掘中可以看到人和动物的这种互动关系。这一方面可以帮助我们研究当时人类所处的环境和生存条件,也可以为研究动物和自然环境的变化提供更多的信息。”

相关报道:秦岭地区首次发现 早期现代人化石

(化石网报道)据三秦都市报(赵争耀):中国及东亚地区的早期现代人是演化自本土古人群,还是自非洲迁徙而来?12月5日,记者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获悉,考古人员在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了早期现代人化石及共生的小石片工业类型的石器,为中国及东亚地区早期现代人演化自本土古人群假说提供重要的考古学证据。

2018至2019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和龙岗寺遗址管委会联合组队,对位于汉中市南郑区境内的疥疙洞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在27平方米的发掘面积中,发现人类活动面、石器加工点、火塘等遗迹,出土人类化石、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等遗物万余件。

遗址地层堆积厚约1.6米,可划分为13层,其中第3层-10层为旧石器时代文化层,距今10万年-1.5万年。在第4层和第3层中出土2枚早期现代人牙齿化石,另在早年被人工搬运至洞外的堆积中筛洗发现人类牙齿4枚、头骨残块3块,这些筛洗出土的人类遗骸石化程度多与原生地层中出土的人类化石相当。此外,遗址出土的石制品类型包括石核、石片、工具、断块和片屑等,工具多见以石片为毛坯的中小型刮削器,其次为尖状器,属于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系统。

研究团队认为,疥疙洞遗址发现的人类化石具有典型的早期现代人特征,是中国南北过渡地带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的早期现代人化石。特别是从中发现的共生关系清晰的早期现代人化石和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系统的石器,显示其制作和使用者应是生活在疥疙洞附近的早期现代人。而小石片石器工业是华北地区自旧石器时代早期以来长期流行的,由中国本土直立人创造的石器工业,从直立人阶段到早期现代人阶段,中国石器的类型和制作技术并未发生明显的转变,这充分表明该地区的早期现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老的人群。

相关报道: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发掘 为人类多地起源说提供重要考古学证据

(化石网报道)据央广网西安12月6日消息(雷恺):中国及东亚地区的早期现代人是演化自本土古人群,还是自非洲迁徙而来?记者今天(5日)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获悉,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发掘获重大发现,在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及共生的小石片工业类型的石器,为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早期现代人演化自本土古人群假说提供重要的考古学证据。

2018-2019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和南郑区龙岗寺遗址管理委员会办公室联合组队对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梁山镇南寨村附近的疥疙洞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在27平方米的发掘面积中,发现人类活动面、石器加工点、火塘等遗迹,出土人类化石、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等遗物万余件。

遗址地层堆积厚约1.6米,可划分为13层,其中第3-10层为旧石器时代文化层。人类活动面位于第4层以下,具有明显的踩踏面。考古人员在原生地层中出土2枚早期现代人牙齿化石,并在早年被人工搬运至洞外的、含石制品和动物化石的堆积中筛洗发现人类牙齿4枚、头骨残块3块,这些筛洗出土的人类遗骸石化程度多与原生地层中出土的人类化石相当。

石制品1500余件,类型包括石锤、石核、石片、工具、断块和片屑,构成了石器生产和使用的不同环节。工具大多以石片为毛坯,多为中小型刮削器,存在少量尖状器,偶见个体较大的重型刮削器,主体属于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

动物化石及烧骨8000余件,初步鉴定有鹿、麂、牛、剑齿象、犀、野猪、大熊猫、熊、狼、最后鬣狗、黄鼬、豪猪等20余种,其中鹿科和牛科动物占绝大多数,属于晚更新世“大熊猫-剑齿象”动物群。

疥疙洞遗址是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遗址中罕见的、保留了距今10-1.5万年期间人类化石和丰富文化遗存的洞穴遗址,具有十分重大的学术意义。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王社江表示,该遗址发现的人类化石,具有典型的早期现代人特征,是中国南北过渡地带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的早期现代人化石,为研究秦岭地区晚更新世晚期的人类体质特征、现代人在中国境内的扩散与时空分布提供了十分关键的材料。该遗址地层堆积基本连续,层位关系清楚,出土遗物性质明确,对于研究中国古人类体质及其文化的连续演化、不间断发展和旧石器时代中-晚期的过渡提供了弥足珍贵的人类化石、文化遗存和地层年代、古环境证据。特别是从中发现的共生关系清晰的早期现代人化石和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系统的石器,显示其制作和使用者应是生活在疥疙洞附近的早期现代人。而小石片石器工业是华北地区自旧石器时代早期以来长期流行的、由中国本土直立人创造的石器工业,从直立人阶段到早期现代人阶段,中国石器的类型和制作技术并未发展明显的转变,这充分表明该地区的早期现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老的人群。因此,这一发现为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早期现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人群的假说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学证据。

同时,此次发现还填补了秦岭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洞穴类型居址的空白,对研究早期人类洞穴和旷野阶地两种类型的居址形态和生计方式提供了重要的资料,同时对研究秦岭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石器工业面貌、人类技术行为方式、旧石器文化发展及演变过程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

另外,秦岭中西部地区既往发现的晚更新世动物化石数量很少,疥疙洞遗址出土有数量众多、种类丰富的动物化石,且与人类活动密切相关,极大地丰富了秦岭地区晚更新世的动物化石材料,为研究该时期动物种群演变、人类生存环境背景等也提供了重要的研究素材。
TAG: 化石 旧石器时代 现代人
【已经有20人表态】
10票
感动
1票
路过
2票
高兴
1票
难过
2票
搞笑
2票
愤怒
1票
无聊
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