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化石网 >> 国内动态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随“奇虾”探秘寒武纪生命大爆发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来源: 中国化石网 网站编辑:cnfossil
热度71票 浏览2063次 时间:2017年2月11日 09:20
   奇虾捕食复原图

奇虾捕食复原图

奇虾模型

奇虾模型

奇虾化石与结构图对比

奇虾化石与结构图对比

延长抚仙湖虫化石图片和复原模型

延长抚仙湖虫化石图片和复原模型

(中国化石网报道)据新华每日电讯(王长山、岳冉冉、王研):一对柄状眼睛有乒乓球大小,灵活转动观看四周;一对大螯布满刺;尾扇很大;嘴形如碗,有4-5圈牙齿,可把外壳坚硬的动物轻易吃下……

亲!乍一看你以为我可能是科幻中的异形,但这确实是我的样子。有点科幻色彩的是,我生活在5.3亿年前的寒武纪。你们知道侏罗纪吧,知道恐龙吧,我比它们早得多。

小晚辈恐龙曾统治过地球,很有名。

而我则是寒武纪海洋霸主,更自豪的是,我是令你们人类惊讶不已的寒武纪生命大爆发事件中最大的动物。

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约5.3亿年前,寒武纪的地球陆地荒芜,而海洋发生了一场震撼人心的事件。从当时的生物石分析,今天地球上90%以上的动物门类,都在随后短短几百万年里相继起源、出现。节肢、腕足、蠕形、海绵、脊索动物等一系列与现代动物形态基本相同的动物“集体亮相”,形成多种门类动物同时存在的繁荣景象。

一榔头敲开了一个世界

怎么样?我的世界够惊艳吧?

对了,科学家管我叫奇虾。虽然占了个“虾”字,但和现代的虾类还真没半毛钱关系,我也不是他们的祖先,穿越到现代世界,我才知道还有这么多的虾。

我的家在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帽天山。现在形如草帽的帽天山郁郁葱葱,需要你烧脑的是,5.3亿年前,这里是片欣欣向荣的海底世界,邻近的陆地则一片荒凉,没生命迹象,狂风尘暴则时常可见。

于是,我和无数的伙伴们自由地生活在海洋中。桑海沧田。我和小伙伴们被埋在底层里,变成了化石,保存着我们的秘密。大家特想出来透透气,看看现在的地球,也想给你讲讲寒武纪,讲讲我们的故事。

1984年的7月1日,历史性的日子来了。

一个35岁的男子拿着榔头爬上帽天山,在我们藏身的地方敲啊敲。这个满身泥土的学者敲开块石头,一个五分硬币大小的白印状的化石出现了,他眼睛都直了!下意识的念道:这是5亿多年前的东西!后来他又发现几块,有头有尾,这个动物是纳罗虫。

他从没在亚洲大陆见过纳罗虫,当时没想到的是,这一榔头敲开了一个世界。随后几年,他又挖出了我和其他小伙伴们。他就是我们眼中的“澄江化石群之父”——侯先光。

澄江动物化石群:我国古生物工作者在澄江县帽天山寒武纪早期地层里发现的一个多细胞动物化石群。该化石群不但保存了生物硬体形成的化石,还保存了生物软体形成的化石。该动物群包含的化石种类非常多,囊括了所有现生动物门类的远祖代表,同时还有许多已经灭绝生物门类的代表。澄江化石地被誉为“20世纪最惊人的发现之一”。

“我”是当年海洋霸主

到现在,侯先光等多位科学家已发现了我和小伙伴们的至少10万块化石。科学家不断研究,伙伴们不断被破解秘密,不断地“复活”。

我身长2米左右,遨游在大海中,我食肉,是海洋世界的霸主。科学家说奇虾表明当时海洋存在完整的食物链。不好意思的是,我在食物链顶端,没有其他生物能威胁我。科学家分析发现我的大螯爪子上有很多大小不同的刺,认为这些刺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抓捕工具,从我身边经过的动物,难逃一劫。

实话告诉你吧,同时期的小伙伴很多只有几毫米到几厘米。我不饿的时候,大家一起玩耍。但到了饭点,基本上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一言不合就吃掉它们。我曾在一坨“便便”中留下了三叶虫坚硬无比的碎壳,三叶虫一定恨死我了。

我的情况讲得不少了,下面讲讲伙伴们吧。

中华微网虫:也叫九眼精灵,它从头到尾有九对骨板,像九只眼睛,微网虫可能是最早用腿走路的动物,不过它运动缓慢。

云南虫:软躯体化石是所有化石里最珍贵的,就算能够形成化石,留下的也多是骨骼化的外壳等矿化的部分。谁能想象5亿多年后,人们还能在化石里看到它的肌隔、脊索、肠道和腮弓,甚至连它的生殖腺都能看见。

林乔利虫:外形如虾。今天有科学家认为它们是虾的祖先。

……

“我”可能是被饿死的

我的消失很神秘。有科学家猜测,后来的海洋生物块头越来越大,我不再威猛无敌,食物来源缺乏。“不是吃别人,就是被别人吃掉。”可能被饿死了。这是猜测!我不会轻易说出真相的。人类真奇怪,为何非要搞清楚我是怎么消失的呢?

伙伴们有灭绝的,有传承下来的。在寒武纪之后,地球又经历了奥陶纪、志留纪、泥盆纪、石炭纪、二叠纪、三叠纪、侏罗纪、白垩纪……想想恐龙它是小辈,名气却比我大好多,真是“蓝瘦,香菇”。

科学家眼中,我们可是无价之宝。目前,我们已被发现200多个种类,研究文章数百篇,仅侯教授发表的论文就100多篇。过去他们用放大镜、钢针一点点把我们从石头中抠出来研究。现在,使用新技术。比如侯教授的学生刘煜博士,他用荧光显微镜、扫描电子显微镜、微型CT技术研究化石,我们的腹腔、腮丝、中枢神经系统能看得很清楚,连绒毛的样子也能“还原”。

但是,我们仍有很多未解之谜。比如,十多个种类的伙伴还没被归类。还有,为何那么多软体动物被保存下来?我们时代最多的是节肢动物,现在最多的也是节肢动物,这有什么联系?

毕竟,我这么老了,说了这么多累了,先歇会,未解之谜就交给人类啦。想进一步了解我们?那来帽天山吧,山下的村庄屋墙上就有我们的形象,而放羊的老大爷也会给你讲上一段我们的传奇。

也许有一天,又有大新闻爆出,到时咱接着说。
TAG: 寒武纪 奇虾
【已经有71人表态】
13票
感动
9票
路过
7票
高兴
12票
难过
9票
搞笑
6票
愤怒
7票
无聊
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