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化石网 >> 影视书刊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重返人类演化现场》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来源: 中国化石网 网站编辑:整理
热度403票 浏览1203次 时间:2011年5月01日 17:08

《重返人类演化现场》

“为什么我们会哭,会笑,会亲吻,还有独一无二的大脚趾、拇指和咽头?”科普作家奇普·沃特以这个冗长的副标题,为我们展示了《重返人类演化现场》一书的主线:正是这六项看似平淡无奇的特征,让人类得以从时间的荒涯与进化的密林中脱颖而出,完成了在世间独一无二的存在。

或许有人会对将我们降格简化为六种特质感到不满,因为它们似乎并非为人类所独有。袋鼠也能直立,狗也会呜咽哀鸣,海龟时有流泪,黑猩猩可以噘嘴咂唇。没错,但袋鼠不会迈步而只会跳行,狗不会伤心落泪或喜极而泣,海龟则只是眼眶附近的盐腺在排泄体内多余的盐分。事实上,人类是灵长类动物里唯一会哭泣流泪的。至于黑猩猩这一与人类DNA序列差异只有不到2%的“近亲”,又何尝能真正像我们一样通过言语来表达,通过文字来沟通,思考生命的意义,并坠入爱河,亲吻钟爱的人?

在这本书里,沃特希望告诉读者,我们怎样成为人类这种前所未见的独特生物,进化史上这则“最重要也最饶富趣味的故事”如何发生。他通过介绍遗传学与神经生物学这两大飞速发展的科学领域的研究发现,并结合古人类学、心理学、生理学、社会学和计算机科学等学科的前沿成果,渐次阐明了这六项足以影响、塑造与界定“我们这种奇特、惊人又令人费解的生物”的独有特征。

先说说看似平凡的脚趾吧。古人类学家在距今约三百七十五万年前形成的火山灰尘沉积层里发现的“雷托里脚印”脚趾较长,足弓较浅,大拇指较大且向外张,形态较接近猿类;而距今约一百五十万年前的“伊勒雷特脚印”就几乎与现代人类难分轩轾:足弓明显、大拇指与另外四趾平行。D N A的随机变异、变动的气候、后撤的丛林、移动的山脉,这一切带来了大脚趾。只是泥地里的一小步,却是人类进化的一大步:它引发了腿部、骨盆、臀部、脊柱与大脑在解剖学意义上的重大变化,而且是在逐渐扩展的东非草原上长距离觅食与生存的更好选择。

更重要的是,直立行走不仅改变了人的外观,更改变了人的看法与行为。当我们的祖先四处行动,跨越草原,徒步行猎采集,就必须面对与“近亲”们的森林王国不一样的全新世界,以日渐增长的智慧来解决诸多庞杂的问题,因此变得更聪明、更适应、更独立也更善于互动沟通。换言之,“这不只是塑造了一具新的身体,还塑造出一种全新的心智”。

当直立猿人逐渐腾出前脚并演化出双手,形成与其他灵长类截然不同的拇指,就能实现握、扭、转、推、拉等各种复杂的动作,以用前所未有的方式来抓取和操作物件。直至今日,认知与发展心理学家仍一致认为,孩童们的双手远比喉咙和嘴巴来得灵巧,而他们的伸手指物是种“具有意向的姿势”,足以将我们与黑猩猩区别开来。别小看了大拇指,它将人类进化史上两大重要事件联系在一起——— 制造工具与使用语言。

挺直站立让我们的喉咙变得更直、更长,让发声喉腔下降。制造工具则要求脑子适应更为复杂的心智结构,构建出关于概念、判断与推理的神经基础。有了构造独特的喉咙与其中的咽头后,我们才能从手势和体态的表达更进一步,运用胸部、喉咙和口部的肌肉来精确地发音吐字,组织语言并产生意义,凝聚众多心智并共同开创文化。

当心智拥有了语言,也就拥有了自我的意识,而激情、恐惧与需求等依然植根于人性本质的最深层核心,笑、哭泣与亲吻也自此而生。虽然我们的灵长类“近亲”会嚎叫、呜啼与呼喊,却从未有哪种动物的沟通方式能将这几种行为举止涵盖其中。例如,笑将人的原始与理智两部分结合在一起,具有社会本质。人类的笑就像灵长类的呼叫一样,是历经演化的产物,用来得到周遭旁人的注意、渴求与景仰,用来显现自己的支配、友善与亲和特性。连婴儿的笑都会鼓舞成人善加看护照料,以这种强大的情感天赋来获得潜在的高存活几率。

“吻就像泪:唯有你不可自抑的才是真的。”渴求、害怕、痛苦,是许多动物的共同感受,但唯有人类的哭泣结合了泪水和情绪,因此与其他一切动物的自然行为全然不同。我们这种“会哭泣的动物”只有在感受特别深的时候才会泪眼双垂,因此眼泪能真实地传达出建基于社会性的、明确无误的情绪信号,并能引发同类的同情感与同理心。

类似的,虽然我们并非生来就懂得接吻,但却往往在无意识中以此进行了沟通,扫描了潜在配偶的基因库,在分享荷尔蒙方面比气味识别还有效。在这种“双唇的语言”背后,是塑造我们人性核心与私人生活的各种动力———心灵与理性、欲望与感情,从而为我们带来创造性、复杂性与社会束缚。

沃特用六个鲜明的标记,为我们铺陈展开了人类六百万年演化的路线与踪迹:我们这种动物满怀着古老的情感和需求,又动用才华与智慧来强化自己的社会性,并以各种繁复的沟通交流方式来传达感觉、信息、心意与思想。没有这种结合,我们如今栖居的世界就不可能成真。我们充其量只能在非洲的暗夜里偎依取暖,对周边黑暗中环伺等候的掠食动物感到惊惧恐慌,在这样日复一日的混沌中勉强维持的生存境况里,“就连火都不会成为我们的朋友”。六个看似并无瓜葛的标志,大部分的故事隐藏在冰山之下,以相互之间的关系勾连,引领着人类在进化的荒原上艰难前行,并在一个又一个关键点与其他动物分道扬镳。


《重返人类演化现场:为什么我们会哭,会笑,会亲吻,还有独一无二的大脚趾、拇指和咽头?》,(美)奇普·沃特著,蔡承志译,漫游者文化2011年3月版,新台币350元。


南方都市报 班弦

TAG: 人类
【已经有403人表态】
52票
感动
45票
路过
43票
高兴
52票
难过
48票
搞笑
51票
愤怒
62票
无聊
5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